文豪野犬

  • 主演:上村祐翔,宫野真守,细谷佳正,神谷浩史,丰永利行,小山力也,小见川千明,
  • 导演:五十岚卓哉
  • 地区:日本
  • 类型:日韩动漫
  • 语言:日语
  • 年份:2016

其实就连慕清月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到底愿不愿意。

要说愿意吧,她又有点害怕,害怕自己这么轻易的给了白厉行,会显得自己不够矜持,而且她一直听别人说,大多数男人都是一旦得到了,就不知道珍惜。

她害怕自己跟白厉行发生关系之后,白厉行就不会像现在这样宠着她,爱她。

但是要说不愿意吧,其实她心里还是有点期待和白厉行相拥而眠的日子。

特别是看见陆言遇和白葭成天腻歪在一起,她就觉得特别孤独寂寞冷!

“我不是,我只是还没准备好。”

慕清月咬了咬唇,小声的说。

白厉行看着慕清月那张年轻的脸,心想这也不过只是一个二十一岁的小女孩啊,他是不是太心急了,所以让小姑娘有点束手无策?

“嗯!”白厉行体贴的拍了拍慕清月的屁股,让她从自己腿上下去,然后才说,“我说了,我可以等,等你十年都可以!”

这话白厉行白天才当着慕卿书和何雪漫的面说了一次,现在又说,慕清月不但没觉得烦,反而觉得特别感动。

他的话就像一根羽毛,轻轻的刷在她的心上,有点痒,但力道一大,就有点疼。

白厉行见慕清月不说话,只是看着自己,他叹了口气,抬手揉了揉慕清月的头发,“放心,我不会生气的,也不会因为这样以后就对你不好,清月,对我,你完全可以任性,想做什么就做什么,不要害怕我受伤。”

慕清月的眼眶一下就红了,看着白厉行那张脸,竟然不受控制的掉下了眼泪,她想到白厉行每一次受伤都不会说疼,甚至连一点表情都没有,她知道他其实只是伤惯了……

可是伤惯了,不能代表他就不知道疼啊!

“大白……”慕清月哽咽了一声,“我……我只是没有准备好,我不是不想跟你……”

“我知道!”白厉行伸手把慕清月捞进自己怀里,手轻轻的拍着她的后背,“别哭,你一哭,我的心都疼了。”

白厉行跟陆言遇什么都没学到,唯一学到了一点,就是耐心的对自己喜欢的女孩,宠她,要把她宠上天的那种。

他不说还说,他一说,慕清月哭得更伤心了,“我不是伤心,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是想哭,大白,你别说话了,你一说我就想哭。”

白厉行本来还想说点什么,现在只能抿紧唇,轻轻的笑了一声,再不说话。

他抱着她,真实的感觉到她在自己怀里抽噎的身体,那么弱小,那么瘦。

慕清月哭够了,才从白厉行的怀里抬起头,她擦了一下自己的眼泪,“我先上楼去了,这件事,你容我准备一下,我准备好了,自己送上门来。”

白厉行,“……”

他怎么有种自己是妃子,等着被皇帝宠幸的感觉?

慕清月回到自己的房间,洗了个澡后,把手机拿出来,跟白葭视频。

现在才八点过,白葭还没睡觉,和慕清月一样,坐在床上跟她聊天。

“小婶婶,我问你哦,当初你跟小叔做那种事……你是怎么说服自己的?”

“啊?”白葭愣了一下,慢慢品味了一下“那种事”这几个字,忽然明白过来,她抿着唇笑了笑,“怎么,我哥想跟你进一步发展了?”

慕清月不好意思的摸了摸自己的脸,因为手机有美颜功能,所以她即便脸红,白葭也看不出来,但是她自己知道,自己的脸已经红成了什么样。

“嗯!”慕清月点点头,“但是我还没想好,不知道……应不应该……”

这话让白葭怎么接?

如果对方不是她哥,她肯定会说,这种事你自己跟着心走就好,想就做,不想就拒绝,难道他还能强迫你不成?

但对方是她哥啊,她总不能在慕清月摇摆不定的时候,再往上面泼一盆冷水吧!

白葭认真的想了想,然后说,“我当时跟你小叔吧,我也挺抗拒的,因为我害怕万一我把自己给了他,他却不能对我负责,那我就所托非人了。但是后来,你小叔对我怎么样你也知道,我是慢慢的被他感动了,我觉得,这种事跟感情成正比,感情到了,就水到渠成,顺理成章,如果你觉得感情还没到,你没那么信任他,你就可以再等等。”

说完之后,她补了一句,“我相信我哥肯定等得起!”

这句话一出,慕清月就彻底沦陷了,白厉行今天可是说了两遍,可以等她十年的!

白葭见慕清月好像动摇了,再接再厉的说,“我觉得吧,反正都是要在一起的,如果你们真的认定了对方,这种事早晚都一样。如果你拒绝太多次,只能证明,你自己没想过要跟他长久,只要你想长久,这种事根本就不是事,你说是吧,清月。”

慕清月越听越觉得很有道理,她当初还没跟白厉行在一起呢,就跟何雪漫他们闹了一场,她如果不是想跟白厉行长久,怎么可能会闹这一场?

因为白葭的话,慕清月更加坚定了自己要跟白厉行在一起的决心!

白葭又忽然笑了一声,“清月,不要怕,鼓起勇气向前冲,我等着你真正成为我的嫂子,千万别让我哥等太久,她已经三十了!”

“小婶婶,我不跟你说了!”

慕清月直接挂断了视频通话,把手机朝着床上一扔,抓起自己的泡泡龙,就打开门,站在了白厉行的房间门口。

她看着紧闭的房门,想着里面的男人,深呼吸……再深呼吸,最后,她用力的咬咬牙,终于下定了决心似的,一把推开了白厉行的房门。

白厉行坐在床上看书,忽然听见门开的声音,惊愕的转过头去,他竟然看见慕清月怀里抱着玩偶走进门,然后用后脚跟潇洒的勾上门,一句话不说,直接朝着他这边走来。

白厉行把书放在一边,诧异的问,“清月,怎么?”

慕清月把手里的泡泡龙朝着床上一扔,走到床边,二话不说,低下头直接吻住了白厉行的唇……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