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主演:韦利米尔·巴塔·日沃伊诺维奇,斯洛博丹·佩罗维奇,鲍里斯·德沃尔尼克,雷
  • 导演:哈伊鲁丁·克尔瓦
  • 地区:南斯拉夫
  • 类型:战争片
  • 语言:塞尔维亚
  • 年份:1969
1944年,德军投入重兵守卫南斯拉夫境内的一座大桥,党卫军上校霍夫曼博士处心积虑防止南游击队的攻击。同一时间,游击队少校“老虎”(Velimir 'Bata' Zivojinovic 饰)接到上级命令:为阻止德军汇合,必须在七天之内找到建桥工程师将桥炸毁。老虎与老战友——爆破专家扎瓦多尼(Boris Dvornik 饰)以及他的助手班比诺、沉默寡言的战士狄希、曾参与建桥的游击队员曼纳,组成了一支行动小队。老虎从盖世太保手中救出工程师,在接近大桥的过程中与德国护卫军队发生激战,有游击队员与联

桥第一集

吃完年夜饭,小念就跑出去和一大帮孩子疯玩起来,武文华来叫了老太太一起先去团部看战士们的演出。

武文华的婆婆因为年纪大了,也不爱出门,徐晓婉见只有她一个岁数大的,就想回去。“我还是回去吧,我这么大岁数了还在这看热闹,怪不好意思的。”

武文华拉住她,嗔怪道:“婶子也真是的,你好容易在部队里过一回年,不瞧瞧部队里过年什么样不太可惜了。再说,你平常忙着照顾她们娘俩,好容易今天能歇一歇……”

徐晓婉被她拉着想走也走不了,正好战士们的演出开始了,她坐着看起来,虽然就是些合唱,军体拳一类的节目,她还是看的津津有味的。

等看完节目,战士们围在一起包饺子,二人和几个家属留下帮着一起包了一会儿饺子,武文华就拉了她去杨嫂家看电视。

“等过了年我也买一台电视,之前我去老杨家里看过了,这么大个方匣子,”武文华一边说一边比划着,“里面有人在演戏,跟看电影一样,可好呢!”她说着有些遗憾,“听说过年有春节联欢晚会,都是名人出演的,可好看呢!本来我年前就想买的,可没有电视机票,没买着,只好上她家看来了……”

二人说着话去了杨家,才发现杨家的屋子里满满登登的都是人,炕上地上,甚至这人都坐到厨房里,通过开着的门能看到屋子里桌上摆着的电视机。

小念和那些淘孩子们都在炕上,大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电视,他听到姥姥的声音回过头一看,咧了咧嘴喊道:“姥姥,我在这儿呢!”

徐晓婉笑着点点头,“看吧,别淘气啊!”

杨嫂笑道:“婶儿你坐,小念这孩子挺听话的,挺招人稀罕的。”又说:“让林彤也过来看呗,这电视挺好看的。”

她说话间神色有些自得,她可是这团部家属里第一个买电视的,能买起电视,一来要家里有钱,这一台电视机就三百多块钱。二来也要有人能弄到电视机票才行。

所以,别小看这一台电视,这里面关联可大了。

杨嫂以前很谨慎的一个人,都有些洋洋得意。

“妮妮还小,她也不愿意凑热闹,”徐晓婉在外面也是很会说话的,“她说我是第一次在部队里过年,让我出来转转……”

杨嫂笑道:“也不闹哄,过年嘛就是图个喜气,这电视节目也挺好看的,要不,我去接她们娘俩过来呆一会……”徐晓婉刚要张口,里面看电视的杨嫂儿子不高兴了,扯着嗓子喊道:“妈你小点声,都听不见了。”

杨嫂小声的笑骂了句:“这小兔崽子……”倒不再开口说话了。

徐晓婉是第一次看到电视,大开了眼界,跟着电视里节目的节奏乐的哈哈的,不过她心里记挂着家里,看看时间很晚了,就去喊了小念回家。

小念看的正来瘾,小手一摆,头都不回的道:“再看一会吧姥姥!”

徐晓婉想回家,又觉得太晚了不放心小念,倒是武文华劝她:“婶子,难得来看一回电视,你就多呆一会吧!”

徐晓婉低声道:“我年纪大了,时间长了受不住,没有你们年轻人精神头足。”

武文华一想也是,她自己的婆婆不就是,宁愿在家里干活,也不爱出来走动。她就道:“那我送婶子回去。”

徐晓婉有些犹豫,“小念还想看,要不,我再等等他?”

“你要不想看了就回家,这么近,又这么多人,还是在家属院里,婶子你不用担心小念。”

她听了还是犹豫了一会才道:“那行,那我就不等她了,你也不用送我,这几步道,我自己回去就行。”

武文华想了想,她还想再看一会,就点点头,“那婶子你慢点走,我不送你了。”

徐晓婉低声道:“不用送,我先走了。”

外面虽然没有路灯,但因为过年,好几家门前都挂上了红灯笼,还有几家没有挂灯笼,门前的门灯却是开着的,倒是不黑。

徐晓婉推开自家的门,东屋的灯已经黑了,看样子小彤和孩子已经睡了。

她打了个呵欠,回到西屋,就这么开着灯,不大一会也睡着了。正睡得香,听到外面门开了,她睁开眼低声问:“小念回来了?”

徐念看电视的时候很兴奋,现在看完了,走路的时候都要睡着了,垂着头无精打采的嗯了一声,“是我,姥姥。”

徐晓婉从被窝里爬起来,“困了吧?快去洗洗上炕睡觉吧!”说着嘀咕了一句,“也不知道你爸回没回来?这门是挂上还是给他留着?”

徐念脱了鞋跟头把式的上了炕,“不洗了我要睡觉了。”说着就睡着了,看的老太太失笑不已,这孩子,真是不困急眼不睡觉。

她跟进屋,刚把他叫醒,“来,脱了衣服再睡啊!”徐念半睡半醒的配合着她脱了棉袄棉裤,刚把他塞进被窝,徐振华就回来了。

老太太看他轻手轻脚的把门插上,轻手轻脚的舀了水洗脸洗脚,自己也就放下心接着睡觉了。

徐振华第二天一早就走了,今天他要下连队。

林彤再一次醒来后,看他已经走了,就问母亲,“他吃早饭了吗?”有时候他走的早,在家就不吃早饭,直接去食堂,免得还要她起早做饭。

老太太道:“我给他捏了几个饺子,他吃了走的。”

林彤噢了一声,抱着妮妮在屋子里走来走去,身后还跟着小尾巴小念。

徐振华是真的热爱军人这个职业,知道自己可以不用转业回地方后,他这个原本就把部队当成家的人,更是以前所未有的热忱迎接工作,一直到到大年初五下午,才从下面基连队赶回来。

他抱着妮妮有些愧疚,“这才几天没见,妮妮好像又长大了一些。”

林彤正在把洗干净晒干的尿布叠起来,她抻了脖子看了一眼疑惑的道:“是吗?我天天看,没看出来,不过妮妮这两天倒是比之前吃得多了。”

小念仰着头大声道:“我看出来了,我看出来妹妹比之前大了这么一点点。”他说着还双手比划着,很认真的样子。

徐振华笑看着他,“是吧,我儿子和我一样有眼光。”他打量着徐念,“这个年过的,我看你也长高了一点点。”

小念眼睛一亮,得意的道:“我长大了嘛,我都九岁了噢!”

桥

桥第二集

他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就是有一种想和她说话的感觉。

只是她不想理他。

和以前一样,从来都是他的独角戏。

蓝宇拖回她,声音有些沙哑:“你睡吧。”

秦晨回来,躺下,又睡着了。

不过一会儿她忽然就醒了。

她睁开眼,就见着蓝宇坐在床边静静地看着她。

大概是睡着的原因,所以她的表情很温软,声音也有些懒懒的,竟然有些小可爱。

“蓝宇,你不是去客房睡吗?”她说着,脸挪了挪,搁在他的腿上,迷迷糊糊地说:“我们明天再吵好吗,我真的好困。”

她一边让他去客房睡,一边将头枕在他的腿上。

她睡了两分钟又睁开眼睛,带着一抹睡眠的鼻音:“你娶我是真的不合算的,陆蔚那样的才是你们这些成功男人最需要的,听话,柔顺,而且足够美……”

她笑着,脸埋在他的腿上,“你让她向东她绝对不会向西。”

说着说着,她自己都笑了起来。

而蓝宇屏住呼吸。

这是她最最柔软的时候,他许久不曾见过了。

秦晨又孩子气地说:“她还会配合你在床上的各种变态要求,甚至你在外面搞七搞八她大概也不敢说。”

蓝宇的声音沙哑透了:“你说的都很好,可是那不是我想要的。”

秦晨笑了笑,“那什么是你要的。”

她的手指乱莫,碰到了他脸上的伤,“这是你要的?”

“那我下次还可以使更大的劲儿。”她的声音就低了下去。

蓝宇想再让她说话,这次她是真的睡沉了。

他有些无奈,但多的是怜惜。

伸手轻轻地碰她的脸,将她挪到枕间。

本来要去睡客房的人,总是没有舍得离开,因为她这样可爱这样地软。

他心里什么报复的心思都没有了,只想抱着她。

终于,还是一起躺下了。

他是数着时间过的——

再一次,她在他的怀里。

是秦晨,也是蓝太太。

他想,今晚是他不对,他不应该叫她容太太,她现在是他的妻子了。

他隐隐有了决定,或许他应该放下过去,让她爱上他。

她失忆,他们是可以重新开始的。

蓝宇微微地笑了起来。

……

清早。

秦晨醒来时,就见着一张放大的俊颜,此时正有些扭曲着,也彰显着他极大的欢愉。

她忍不住咬了下唇:“你不累吗?”

昨晚前前后后,很多次了……

这种事情多了,她是觉得有些腻味的。

很舒服,但只想躺着,不想动。

而蓝先生显然是可以唱独角戏从头到尾的,只要她不反抗,乖乖就可以。

他闭眼,模样十分地享受。

秦晨到底也是血肉之躯,这样英俊的男人对自己这样,她不会一点感觉也没有。

她又安慰自己,就当是免费的鸭吧!

可是这鸭还是挺贵的,而且一鸭四吃,吃得秦晨要吐了。

她忍不住反抗:‘你放开,我今天要飞米兰。’

“我查过了,你是下午的航班。上午陪我做一早上。”他闭眼,不经意地说。

秦晨都要炸了。

一早上,他不死,她也得脱成皮了!

桥

桥第三集

掉进雪层里的曲猛居然重新出现,而且身体都断了,这副恐怖的景象惊得众人纷纷色变。

无论陈无惑还是楚嫣红,千江雪还是崖空道人,或是那位腾云跃,此时全都目瞪口呆,脸色铁青。

恐怖的景象,实在震撼人心,尤其曲猛的尸体还在发出咔嚓咔嚓的怪响,一道道血迹顺着尸体刚流出就被冻成了一道红线,远远看去,那片吞没尸体的冰晶就好似恐怖的怪兽!

唯独没有惊讶的,是云极,还有踩着冰花的灰发人。

“果然是冰蛭,个头倒是不小。”云极平淡的说道,冰晶看起来是死物,其实是活的。

那是一种栖息在极寒之地的低级妖兽,浑身冰晶一样坚固,能轻易吞杀虎豹,极其凶猛,叫做冰蛭。

“冰蛭?原来那就是冰梯子,难道是妖族!”

陈无惑此时恍然大悟,不自觉的倒退了两步,低呼道:“还不止一只!”

“最低等的妖兽而已。”云极到是没觉得什么,人迹罕至的雪山里存在冰蛭在他看来十分正常。

“还而已?妖族是我们练气士的大敌,一次就出现两只,幸亏那玩意爬不快,要不然我们都得遭殃。”陈无惑看着曲猛的尸体心有余悸。

“爬不快?谁告诉你的冰蛭爬不快,它们只是不爱动弹,如果全力爬行,不比游雪的那位慢。”

“比游雪还快?不会吧!”

陈无惑被惊得无以复加,他强行稳了稳心绪,道:“那更得快点了,我们摘到雪莲就走……遭了!千江雪那个老狐狸居然上去了!”

正打算出手的陈无惑,忽然看到山顶出现了大鱼般的身影,居然是游雪的千江雪。

以游雪身法全力前行,那位千江十六寨的高手老妇第一个登上了山顶,一个纵跃犹如翻出雪面的大鱼,直接落在了极地雪莲的近前。

“天材地宝,能者得之!哈哈,这朵极地雪莲归我了!”

千江雪哈哈一笑,探手抓向极地雪莲。

在别人都被曲猛的尸体吸引的同时,千江雪把握住了先机,珍惜的雪莲即将到手。

嗖!

破空声出现。

千江雪的手还没抓到极地雪莲,忽然身后一道寒光袭来,惊得她急急扭身躲避,堪堪避开了偷袭。

虽然避开了寒光,千江雪的潜水衣却被划开了一道大口子,鲜血之流。

“好快的飞刀……”

瞥了眼落在身后雪地上的一把飞刀,千江雪如临大敌的盯住了不远处的灰发怪人。

她可不是普通人,千江十六寨成名多年的高手,别看年纪大了,反应绝对不慢,将飞刀施展到能伤她千江雪的地步,这人的手法非同小可。

“楚嫣红手下的保镖居然这么厉害……”千江雪暗自心惊,她看不到对方的模样,也看不出对方的底细。

这时候崖空道人已然飞身而来,另一侧也有人即将接近山顶,千江雪不敢怠慢,一转身再次抓向极地雪莲。

她距离雪莲最近,就算再有飞刀,拼着硬挨一刀也比错失极地雪莲要好。

哗啦!哗啦!

再次探手抓去的千江雪,觉得眼前出现了幻觉,那朵极地雪莲居然颤动了起来,同时耳中也出现了幻听,她听到海浪被分割的怪响。

哗啦!哗啦!

瞬间而已,雪山之巅异象突起!

千江雪所见的不是幻觉,极地雪莲的确在上下起伏,她听到的也不是幻音,那是雪山开裂所造成的异响。

随着雪层翻卷,一块冰晶模样的东西直接从雪海中跃出,犹如跃出海面的怪鱼,一口咬中了千江雪。

“啊!我的手!!!”

千江雪在翻卷的雪地上身形不稳,根本躲不开,右手直接被咬中,彻骨的冰寒与剧痛同时从右臂传来。

“冰梯子!”

千江雪大吼着想要甩开突然从雪地里窜出的恶兽,可惜以她的力气根本甩不开这头奇特的妖兽。

条石般大小的冰蛭,一旦咬中了猎物就不会松口,而且越咬越紧。

这头冰蛭好似发疯了一样将千江雪甩了起来,仰起头左右晃动。

山顶,千江十六寨的高手老妇如同一面破烂的旗子被甩来甩去,惨叫连连。

“师父!”

短发的女子满眼焦急,从背包里抽出了一件武器,竟是一种鱼叉发射器,只不过鱼叉的形状有点特别,不是三尖,而是平的,极其锋利,跟铁铲差不多。

千江雪的这位弟子别看年轻,二十岁上下,反应可不慢,动作迅速的架起了发射器,瞄准山顶的冰蛭。

女子的位置就在云极与陈无惑附近,看了眼对方瞄准的方位,云极摇了摇头。

“你在害人,不是救人。”望着山顶的异象,云极语气淡然的说道。

“击碎冰梯子,师父就能脱困!我当然在救人。”短发女子始终瞄准着山顶,准星随着冰蛭的起伏而左右晃动。

她需要计算距离与风速,还需要找准恰当的时机,否则师父没救下来不说,真要将千江雪误杀,她的罪责可就大了。

“救人不是你这么救的。”

云极皱了皱眉,这时候那短发女子已经抓住了时机,根本不听别人的建议,直接勾动了扳机。

啪。

轻轻一脚,云极踢了下对方的鱼叉发射器,同时铁铲般的鱼叉已经飞出去了。

“你疯了!敢害我师父!”

短发女子的惊呼中,铲子形的鱼叉闪电般飞上山顶,正好切中了千江雪的右臂。

咔嚓一声!

鲜血迸溅!

来自千江十六寨的高手千江雪,非但没抓到极地雪莲,反而断了一臂。

短发女子扔掉了鱼叉发射器,从身后抽出一个小型的弩箭,箭头闪着寒光。

危险的弩箭,被女子对准了云极的额头。

突然发生的意外,连陈无惑都惊呆了,他也弄不清为什么云极要踢那一脚。

踢一脚鱼叉发射器不要紧,害得人家师父丢了只手臂,这份仇结得莫名其妙。

“你害我师父,我会要你的命。”短发女子冷静的盯着云极,清丽的面容带着重重杀意。

“顺手救她而已,不必谢。”云极看都没看女子,依旧望着山顶。

“我不瞎,我能看到师父的手断了。”女子冷声道。

“但你看不到吞吃你师父的,究竟是什么。”

云极淡淡的声音响起的同时,山顶那只咬着千江雪手臂的冰蛭再次发生了异变。

相关文章

评论 (1)
  • 1905电影网网友轩辕茜辉的影评

    突遇变故,惯性的生活被扰乱,他停下来观察生活,不再被生活推着走,而是静待,平静,体验悲伤,还有发现能量继续生活。

  • 哔哩哔哩网友滕娴恒的影评

    一条路不能回头,就是一生要走许多路,有成长之路。很多事情不能自己掌控,即使再孤单再寂寞,仍要继续走下去,不许停也不能回头。

  • 南瓜影视网友储珊韵的影评

    熟悉的美学风格,泰伦斯·马利克家族又添新人,好在这个聊斋故事足够神奇。一旦你代入故事的视角,换成被残杀的无辜村民,这个女巫故事就变得没那么感人了吧。

  • 奇米影视网友贡时珍的影评

    从女人到男人再到孩童,她什么都是,但她又什么都不是,影片通过呈现身份焦虑,通过将镜头聚焦于文明与社会之外的一个不断变换身份的巫女,进而呈现一段在被诅咒的身躯下寻求自身之价值、位置及其存在意义,获得主体性认同的过程。

  • 奈菲影视网友李红唯的影评

    近焦镜头多到滥用,一度影响观感和节奏;对动作戏份的处理也停留在极其业余的、不如不拍的层面,两个人碰一下其中一个就要死要活——大哥文艺片也不能那么假是不是?

  • 米奇影视网友齐菁中的影评

    有点长,没有《桥》好看。桑延是有多喜欢温以凡啊,无法想象,温以凡妈妈这种人,根本不配为人母。

  • 青苹果影院网友广仪震的影评

    男主是会让人看上去很舒服的那种人,单纯执着有点可爱,从高逼格定制西装沦落到街头被人砍价的婚纱,也是有点心酸。感情这条线差点火候。

  • 天堂影院网友翁阅堂的影评

    为了百合线看的,但这片应该是app赞助的吧,《桥》小成本电影,主角互相都认识有点无语,不过暗影猎人的女主出落的好漂亮!当时还觉得她挺普通的来着。

  • 开心影院网友杭蓓香的影评

    只有概念,没有故事,这种故事真的拍个5分钟的短片就行了。以及阿曼达真的要好好拍片了。这么下去可是不行啊。

  • 飘零影院网友柏慧发的影评

    剧作是过关扎实的,不过Bay似乎没办法将他的小幽默和炫酷镜头和写实主义在没有机械外星人的情况下结合起来。

  • 天天影院网友别功邦的影评

    放假看完的,很有深度和内涵的一部片子,看完让人反省自己,人生不过一场旅程,又渺小又不平凡。

  • 极速影院网友葛月世的影评

    很喜欢的电影,从里面确实可以暗含出很多人生哲理(成功学),也能很客观的反映现实社会,如果对于15岁以下的孩子来说看的话会更有趣更能鼓舞人心,可惜我已经麻木了。

  • 奇优影院网友李娣骅的影评

    美好就是美好,那么到底是有遗憾才是最好还是没有遗憾才是最好呢?我心永恒吧。

  • 天龙影院网友雷航烟的影评

    真的太难了,真的,无数次按下暂停键问我自己:如果我遇到了这种情况我会怎么办?我大概怨天尤人躺平摆烂吧……很值得一看的电影,大人小孩都适合。

  • 酷客影院网友秦翰烁的影评

    生活中的琐事和不顺总是在逐渐消磨我们的热情和希望,也许有一天你会停下脚步选择安逸,也许你会迎风奔走,苦中作乐也要前行,终于,你会发现,柳暗花明又一村~影片很让人动容,我们每一个人都需要这样的感动与警醒。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