延河战火

  • 主演:李俊海,韩韬,叶志康,林彤,张冲宵
  • 导演:陆建华
  • 地区:中国大陆
  • 类型:战争片
  • 语言:汉语普通
  • 年份:1977
1947年,胡宗南匪帮纠集25万人马向我陕北根据地发动重点进攻。受到毛主席接见的路团长(李俊海 饰)在团干部会上向大家传达了党中央的战略布署,明确各营连战斗任务,命令各战斗单元速战速决,不得拖泥带水。先锋连佟连长(叶志康 饰)在率部苦战七昼夜后,接命令撤出阵地,放敌人进延安城,佟连长怎么也想不通。针对部队不少人对放弃延安这座空城想不通。路团长和丁政委(韩韬 饰)充分运用毛泽东军事思想说服教育大家,使其了解“诱敌深入,各个击破”的战略战术,利用蒋介石逼我军与之决战的心态,诱敌西进,使其战线拉长,兵力分散,我

延河战火第一集

第四百六十三章 先发飙

“哈哈哈,没想到,这么巧!”静荷有些语无伦次。

“是!”老板恭敬回答,不现在应该说是掌柜,他只是这个店里的掌柜罢了,哪里是什么老板。

静荷尴尬一笑,不知道冷卿华是不是已经知道今天自己进过花馆的事情,但是事已至此,只有将眼前的事情做完,才好想接下来的事情。

太子的情绪已经平静下来,静荷看着他,道:“太子殿下,我今日所求,只有这一个,不知您愿不愿意帮忙!”

“好!”太子看着静荷的眼神,心中莫名一痛,心一横,斩钉截铁的回答道。

“啊,好的!如此就多谢太子殿下了!”没想到太子竟然答应了自己,静荷心中一喜,忙谢道。

太子苦涩一笑,她心里,半分自己的位置都没有,就连生平第一次这么平静的跟自己说话,也都是为了别人,她对自己,就像对陌生人一样,这让太子怎么不伤感。

对静荷的执念和爱慕却蹭蹭的上升,如此真性情的女子,纵使一开始他并不喜欢,只是得不到的最好这个心里罢了,现在,面对如此爽朗,处处为别人着想的静荷,他由衷的生出几分爱慕。

“不知若时间倒流,从新回到咱们成婚之前,若我真心求你,不知道你能不能接受我!”太子扔不死心的问道。

静荷十分坚定的摇摇头道:“我说过了,陪在我身边的,至始至终都是冷卿华!你不过是一个从我门前路过的路人罢了。”

“是吗,看来我今生注定只是从你门前路过的路人了。”让他心痛的是,他从来都没有走进她心里,不管是朋友还是爱人,甚至连敌人,都不曾在她心里久存过吧。

“嗯!”静荷不知道该说什么是好,因此只能点点头。

她与太子,原本就是毫不相干的两个人,何谈缘分呢。

“我下午就去接霜儿,剩下的事,就不劳公主担心了!”说着,他朝静荷点了点头,站起来,转身走了,甚至,连一句告辞都没有说。

这里是冷卿华的地盘,他也是第一次知道,没想到,自己曾经光顾的,竟然都是冷家财产,若不是今日跟静荷一起,怕掌柜也不肯轻易说出此事吧。

冷家的产业向来是神秘的,除了名面上的一些田庄,家产,还有运营的各种买卖之外,没想到,就连着不慎繁华的街道,都是冷家的,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情,十年前,这里应该还是曾经的商贾贾铭的财产吧。

太子走后,静荷默默端起茶杯,饮了杯茶,不愧是雪山青莲,有种沁人心脾的感觉,清新自然,十分爽口,抿了一会儿,抬眼看向正前方,顿时吓了一跳,静荷连忙将茶杯放了下来,轻轻咳嗽起来,被呛住了。

“小荷!慢些喝,有没人跟你抢!”面前的男子,看到静荷如此反映,又见静荷瞬间咳嗽的满脸通红,忙大步走向静荷,坐在她身边,轻轻为她揉背顺气,这人正是冷卿华。

“我,我没事儿!咳咳,咳咳!”静荷捂着嘴,压抑着声音咳嗽。

“还说没事儿,脸都憋红了!”冷卿华宠溺的瞪了一眼静荷,轻声责怪道。

“呼呼!没事儿了,没事儿了。”静荷连忙深呼吸几口气,道:“你怎么来了?”一脸疑问和被抓包的窘迫。

“你带着我的脸,招摇过市,我怎能不来!”冷卿华淡淡撇了静荷一眼,脸上没有任何表情,依旧是那浅淡疏离,而嘴角却始终是勾起的,带着无法掩饰的淡淡的笑容。

“呃,我有正事要办!”静荷笑了笑,有些尴尬。

“哦?正事?逛花馆?”冷卿华挑眉,绷着脸反问。

“不是,是为了太子妃,当年我设计的时候,是让沁儿帮太子和曹霜儿搭线,现在曹霜儿的情况太糟糕,我怕沁儿担心,这才找太子说说,想让他对太子妃好一些,没有别的意思,花馆里面的那些女人,我看都没怎么看,就是男人更没有看!”静荷连忙解释,简短的将自己今天来这里的来历说了。

“嗯,我知道!对于你这么维护我,我还是很开心的!”冷卿华似乎再也憋不住心中的喜悦,脸上绽开青莲般的笑容。

“维护你?”静荷纳闷,什么时候维护他了,自己怎么不知道。

冷卿华看了看静荷的脸,略有些不适,却只是淡笑着,将静荷脸上的面具接下来,展开,捧在手中仔细的看着道:“这就是你心中有我的表现!”说罢,冷卿华低下头,看着有些愣怔的静荷,轻轻吻在她唇上,道:“这是奖励!”

静荷有些脸红,而后佯怒道:“哼,什么破奖励,对于你现在才发现我心中由你,我很不满!”说罢,静荷擦了擦嘴唇,站起身来,一巴掌拍在冷卿华胸口,将他推开,自己也背对着他,看着窗外,肩膀一耸一耸的,生闷气。

自己爱他的表现难道表现的那么不明显嘛,都不介意跟他同床共枕了,而且还一起洗了鸳鸯浴,这女儿家的表现,够明显了吧,他竟然还怀疑自己对他的心,这太伤人了。

“呃……”冷卿华被推开,沧浪退后几步,一脸苦笑,他这不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嘛,好好的占个便宜,说什么呢。

想了想,冷卿华凑近静荷,声音软软糯糯的,像是个受气的娃娃道:“娘子我错了,我只是想亲你!我此生都不会怀疑你的!”说着,他将右手举起来,伸出三根手指,做发誓状。

冷卿华身后的掌柜和雪杀,雪龙几人面面相觑,脸上带着古怪的表情,似是想笑又不敢笑憋得。

“哼,别以为道歉我就能原谅你,你自己好好想想,给我写一个自我检讨书,我看满意了,才原谅你,不然别想见到我!”静荷十分认真的说道。

她也觉得自己有些小题大做,但是如今的形式是,若自己不发飙,就只能等着冷卿华发飙,教训自己了,于是,她抢先发表,并且回身捏了捏冷卿华的下巴,而后意味深长的一笑,转身离开,竟然将冷卿华撇在茶楼,自己独自走了。

延河战火

延河战火第二集

下人的这一举动,立马惹得苏锦宸更加不悦了,面上一抹狠意。

苏白察觉到了自家少爷的情绪变化,当然知道该怎么动手,二话不说,直接卸掉了当即走过来的那个下人的胳膊。

这名下人惊呼一声,满脸的痛苦和不可置信,一下子疼的额头冷汗直流,控制不住自己的身子,直接倒在了地上。

一直到方才他都没弄明白为什么他不是被扇两个耳光,而是被直接卸掉了胳膊。

云以婳居高临下的看了一眼被苏白轻松收拾的两名下人,唇角勾起一抹浅浅淡的笑意。

这干脆直接的手法倒是令她挺满意的,若是方才她自己出手,怕是会将他们收拾的更惨,算是便宜他们了。

“可还满意?”

苏锦宸又将其余剩下的几人扫了一眼,眸光里冷漠无比,似有继续下去的意思,话却是对着身旁的女人说的。

云以婳不甚在意的摇了摇了头,也不知是何意?

“难不成不满意,那就……”

苏锦宸正欲吩咐苏白将剩下几人全都收拾了,却被云以婳出声阻拦了,“也不是我良善,只是他们确实没对我出言不逊,就暂且放过他们了……”

剩余几名下人皆猛地点了点头,不停求饶道,“宸少,放过我们……放过我们吧?方才只有他们对云小姐出言不逊,我们什么都没做,您明鉴啊?”

为了免受痛苦,几人纷纷将事情全都推到了方才被收拾的那两名下人身上,当真是孬种,没一点骨气。

云小姐?

云以婳冷笑一声,本来稍显愉悦的心情瞬间变得更加不好了。

她什么时候还能得江家这些下人的尊重,这一句云小姐听着颇有几分嘲讽的意味。

“我今天来是有正事的,你们待会该哪凉快哪呆着去,不要来妨碍我,也不要擅自去给江黎昊通风报信,否则……后果你们是知道的,我也并非想故意为难你们,方才是你们挑衅我在先,怪不得我吧?”

云以婳挑眉一问,语气里似含了冰渣一般,直戳他们的心间。

“云小姐说的对,是我们蠢,是我们有眼无珠,是我们不知分寸,哪能怪云小姐,全都是我们的错。”

下人们连连称是,一句话都不敢再反驳,也不敢再抬头多看云以婳一眼。

刚才那名被卸掉胳膊的下人之所以会如此,他们在一旁可是看的一清二楚,因着他对云以婳不尊重了,所以才会惹怒了苏家二少而遭逢此难。

他们现在算是彻底弄明白了,这位爷今天之所以出现在这里是为了来替眼前这个女人出气来了,只怪他们没有早点意识到,还差点丢了性命,当真是悔不当初。

他们绝对相信若是真的惹急了这位爷,他们是不是还能在帝都有一席生存之地。

“我母亲之前住的房间现在还空着吗?”

自从她母亲离世以后,江黎昊便将云语柔所有的东西全部烧毁,眼不见为净,这男人也是够狠心的。

“那个……”

一名下人先是有些为难的看了一眼苏锦宸,支吾着不敢吭声。

延河战火

延河战火第三集

我和席慕深跟着泠泠到了病房,我给泠泠擦了擦脸,看着泠泠漂亮的脸蛋此刻却一片粉白,心中泛着一股难以言喻的感觉。

“好了,孩子不是没事吗?别哭了。”席慕深见我看着泠泠一直在哭,忍不住皱眉的对着我说道。

“都是我没有好好照顾好泠泠,泠泠还这么小,就要遭受这些。”我红着眼眶,抬起头看着席慕深哑着嗓子道。

“慕清泠,你在这个样子,我就生气了。”席慕深沉下脸,不悦的看着我,伸出手,异常粗鲁的擦拭着我眼睑的泪水。

“你总是惦记着这个小鬼,别忘了,我是你男人。”

“席慕深……你不可理喻。”听到席慕深吃味的话,我忍不住白了席慕深一眼道。

“以后不许将对他的关心,超过我,别忘了,我才是你的男人。”席慕深邪肆的挑眉,一脸认真的朝着我说道。

我被席慕深霸道的话,弄得面红耳赤的时候,叶然过来了。

她估计也是知道了泠泠突然生病的消息吧。

“清泠,我的外孙现在怎么样了。”

叶然紧张的看着我,雍容的脸上满是担忧。

“没事,是急性阑尾炎,现在已经没事了。”

“没事就好,我听到司徒医生说然然在手术室,真的吓坏了,我可怜的外孙。”

叶然走上前,看着躺在床上的然然,心疼的摸着然然的脸说道。

“妈,然然好了之后,我就将然然交给你照顾,好不好。”

我看着叶然,做了一个决定。

我和席慕深都有工作要忙,没有多少时间照顾泠泠,要是将泠泠交给叶然照顾的话,我也比较的放心。

“好,反正我和你爸爸没什么事情,你爸爸说,过几天就将公司整个交给你,我和他正好给你带孩子。”叶然听到我的话,欣喜不已道。

“爸爸还老当益壮,不能在继续管理一下公司吗?”我瞅着妈妈,有些无奈道。

现在我回到了方家,爸爸就开始不想要管公司的事情,什么事情都扔给我做,美其名曰他受伤了,要养伤。

可是,爸爸的身体底子很好,明明就已经没有什么大碍了,却还是赖在医院不肯离开。

我第一次发现,那个在外界说,有着铁血手腕的方浩然,也会有这么无赖的一面。

“你爸爸辛苦了这么久,现在有你在,我们自然不会继续管公司,而且,这些原本就是留给你的,你是我们唯一的女儿,公司什么都交给你,我和你爸爸,只要享清福就可以。”

叶然看着我,目光慈祥道。

我一听,只好无奈道:“好吧,不过有些重要的事情,我还是要找爸爸决策的。”

“行,清泠,你今天也很累了吧,先和慕深回去休息吧。”

叶然见我疲惫的样子,不由得说道。

我的却是很累,最近公司很忙,泠泠又发生这种事情。

“我今晚留在这里看着泠泠吧。”我摇摇头,就算是在怎么累,我也不想要离开泠泠。

席慕深听了我的话之后,原本难看的脸色,蒙上一层寒冰。

叶然无奈道:“清泠,听话,身体要紧,泠泠我来照顾就可以了,你现在马上回去休息。”

看着叶然固执的眼神,我只好和席慕深离开泠泠的病房。

我们坐上电梯的时候,我刚想要和席慕深说话,席慕深却将我按在墙壁上,霸道粗暴的咬住我的嘴巴。

“呜呜呜……”我被席慕深用这种方式堵住嘴巴,忍不住捶打着席慕深的胸膛。

“慕清泠,你是我的,听到没有。”

席慕深目光凶狠的瞪着我,声音沉沉道。

我有些无语的白了席慕深一眼。

“你又在吃什么醋?”席慕深松开我的嘴巴的时候,我忍不住摸着自己红肿的嘴巴抱怨道。

这么用力,当我的嘴巴是香肠吗?疼死我了。

“不许你这么担心泠泠。”席慕深挑眉,一脸认真的朝着我说道。

我闻言,黑着脸,掐住席慕深的耳朵道:“泠泠是我们的儿子,你这说的什么话?”

“反正是别人的老公。”席慕深不满道。

我一听,顿时有些好笑。

“慕清泠,我们结婚吧。”

我和席慕深正享受着拥抱的温馨,席慕深突然抬起我的下巴,对着我轻声道。

结婚吗?

我和席慕深虽然重新在一起了,却没有想过结婚的事情。

看着席慕深沉沉的眼眸,我忍不住说道:“你就这个样子?想要娶我?”

“你想要怎样?”席慕深恣肆的掀唇,俊美的脸上带着些许魅惑道。

“我现在可是方氏集团的代理董事长,马上就是正式的董事长,要迎娶我这个董事长,你不拿出一点诚意怎么可以?”

我挑眉,抱胸的对着席慕深道。

“那……你想要什么诚意?嗯?”席慕深走进我,突然咬住我的耳垂道。

席慕深这个卑鄙小人,明明知道,耳垂是我最敏感的地方,现在竟然这个样子挑逗我的神经。

我勉强的稳定心神,朝着席慕深冷哼道:“看你自己了,要我满意才行。”

“是吗?满意吗?”席慕深突然看着我,用一种异常诡异的目光。

我被席慕深这种古怪的目光看的整个身体都僵住了,后背也毛毛的。

我忍不住吞咽了一下口水,结结巴巴道:“席慕深……你想要做什么?”

席慕深干嘛突然用这种奇怪的目光看着我?怪……渗人。

“咔擦。”电梯在这个时候开了,席慕深抱起我的身体,对着我幽幽道:“你不是要我让你满意吗?今晚老公就让你满意。”

“混蛋,我不是说这个满意……”我一听,就知道席慕深说的是什么,顿时为席慕深这种不要脸的话,气的面红耳赤。

“不是这个满意?是什么满意?嗯?”可是,席慕深却靠近我的脸,恣肆的朝着我懒洋洋道。

我被席慕深的话,刺激了整个身体,羞恼不已的瞪着席慕深。

最终,在席慕深的强硬的攻势下,我最终还是沉浮在席慕深的身下。

第二天,我躺在床上,揉着酸痛的腰身,看着站在我床边正在打领带,神清气爽的席慕深恼怒道:“席慕深,你一个月别想要碰我。”

昨晚他竟然这么用力,腰都要断了。

席慕深暧昧的对着我挤眉弄眼道:“宝贝泠泠,你总是这个样子说,最后还不是任我为所欲为。”

这个混蛋,他在得意什么劲啊?

我有些愤怒的抓起一边的枕头,直接朝着席慕深的脸上挥过去。

席慕深一把抓住了那个枕头,朝着我摇头道:“好了,昨晚是我太激动了,有些过分了,作为补偿,方氏集团的工作,我今天帮你做了,怎么样。”

“哼,这还差不多。”

今天我可以休息,我自然是开心不已。

“小狐狸。”席慕深捏住我的鼻子,对着我笑道。

“中午你要回来给我做饭,听到没有。”我扯着席慕深的耳朵,像个女王一样命令道。

“知道了,乖乖在别墅躺着,等我回来。”

席慕深在我的嘴唇上用力的亲了一口,起身离开了卧室。

看着席慕深离开的背影,我忍不住笑了起来。

雨过天晴之后,一切都这么的美好。

我一直相信,经历了挫折之后,会越来越好的。

……

“卢美芬自首了?”中午,我吃完了饭之后,听到席慕深带给我的消息之后,忍不住皱眉道。

“上午传来的消息,卢美芬跑到警局说方彤和慕辰做的那些事情,都是她指使的,是她威胁方彤和慕辰这个样子做的。”席慕深的面色泛着些许冷漠道。

“那……现在怎么样了?”

“卢美芬手中有很多证明自己才是幕后的证据,最终方彤和慕辰被放出来了,她被判终身监禁。”席慕深摸着我的眼睛,淡淡的解释道。

最终结果,竟然是这个样子?

方彤和慕辰竟然会被放出来?卢美芬这个样子做,无疑就是想要救方彤和慕辰罢了。

虽然我恨卢美芬当年为了让自己的女儿得到幸福的生活,将我换掉,但是,卢美芬对方彤和慕辰的母爱,却让我莫名的有些酸涩。

“方彤和慕辰我会让人看着的,要是他们还想要找死,也别怪我手下无情了。”

席慕深冷下脸,对着我说道。

“你放心,我会盯着这两个人的,不会让他们再度有机会翻身。”

不过,就算是卢美芬这个样子做,方彤和慕辰也没有办法翻身。

方彤因为之前做的事情全部曝光,已经在娱乐圈除名了,现在她不是方氏集团的千金,就算是出来,也翻不出什么浪。

但是,话虽然是这个样子说,我却还是要提防,毕竟嫉妒和怀着恨意的女人,是非常可怕的。

“下午我要去出国开会,可能要一个星期,这一个星期,你给我乖乖的,知道吗?”

席慕深摸着我的脸颊,对着我命令道。

“你要去出差。”

我一听席慕深要去出差,便将方彤和慕辰的事情抛到脑后,忍不住惊讶道。

席慕深已经很久没有出差了,现在席慕深要离开我,我心中当然非常舍不得。

“一个星期,怎么?想我?”席慕深将脑袋靠近我,薄冷诱人的呼吸,从我的脸颊划过。

我忍不住抖了抖身体,结结巴巴道:“谁想你了,你给我听清楚了,你现在是我的男人,你要是敢在外面拈花惹草,看我怎么收拾你。”

相关文章

评论 (1)
  • 优酷视频网友文伯妮的影评

    《延河战火》看到后半段,纽太普疯狂地啜泣起来,声音超大,以至于前后左右都开始看我们。 情急之下,我从裤子口袋里拉出一个口罩帮他戴上。顿时大家露出了了然又理解的表情。

  • 百度视频网友闻滢柔的影评

    完成度很高的影片,《延河战火》的亮点在于人物塑造完整和细节使用精彩,剧作与表演堪称杰出。创造灵感来自于真人真事,为表达主题做了艺术虚构与夸张,听说真人的后代对此有意见及争论。艺术作品不是历史,我以为无可厚非。

  • 1905电影网网友武谦胜的影评

    受不了这种晃晃悠悠,言之无物,内容空洞的片子,有一种东西叫稳定器,《延河战火》有一种审美叫构图,而不是某个部位怼着晃。

  • PPTV网友甄胜的影评

    冒险。关于爱和勇气。如果我在10岁遇到这部电影就好了,它飞扬的想象力一定会带给我比现在多一万倍的震撼。

  • 南瓜影视网友雷雁浩的影评

    当你以为你认清了自己在这个世界中的位置时,也许你还在依靠着别的东西。似乎只有苦难和爱才能让你真正独立地存在于世界。

  • 奇米影视网友景有冠的影评

    爱要勇敢,但不是愚蠢 别为不值得的人执迷不放手 别对值得的人犹豫退缩 深爱的要珍惜,失去的不会再来。

  • 牛牛影视网友常峰山的影评

    我终于把这个在我片单上好多年的影片看完了,我的人生圆满了。 有些鸟是怎么也关不住的,哈哈对,这句话放之四海而皆准~。

  • 今日影视网友步亮和的影评

    我可太喜欢这部电影了,最好看的影片,一切都那么完美,在我心中最棒的电影,爱尼克!

  • 米奇影视网友熊纨冰的影评

    带情感色彩的讲的话,这部片子讲好了一个故事,确实是很不错的电影。大概三星多的评分吧。我认为关于友谊的电影在影史上有很多经典,所以这部评分低了一点。是一部佳片。

  • 开心影院网友太叔辉媚的影评

    很多人都会因为看过电影中至死不渝的爱情而一顿唏嘘感叹。是啊,这是一部跨越阶级和生死的爱恋。

  • 八度影院网友诸凝东的影评

    很小清新的一部影片,男女主角在青春年少时那样的懵懂纯真的感情,怦然心动的美好。

  • 真不卡影院网友袁健震的影评

    故事的结构并不新颖,但在社会环境下却将坚韧、父爱等人性的光辉衬托得格外明亮。

  • 天天影院网友薛昌蓉的影评

    好励志又好真实 可能我失去斗志之时觉得有点假 可能现实生活的大多数没有翻身的机会吧。

  • 努努影院网友纪之朗的影评

    喜欢那种为了生活的义无反顾,每当遇到困难时,想想那段打电话,想想在窘境的时候自嘲,幸福不会眷恋无准备的人。

  • 神马影院网友韦翠骅的影评

    结局多重反转,真的是经典。《延河战火》但是有些细节感觉还是很疏忽不到位。传递情报也太过于明目张胆,可能是当年科技还不足以到达。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