里昂黑帮

  • 主演:切基·卡尤,热拉尔·朗万,奥利维尔·雷堡汀,艾斯特尔·斯科妮,丹尼尔·杜
  • 导演:奥利维埃·马夏尔
  • 地区:法国,比利时
  • 类型:犯罪片
  • 语言:法语
  • 年份:2011
成长在贫穷的吉普赛营地的埃德蒙·维达尔,又名摩门,保有着一份对家庭的责任感,无限忠诚与骄傲。尤其是,他和因偷窃而入狱的瑟奇·舒特尔依然保存着 友谊。两人无可避免的卷入到犯罪组织,六七十年代昂匪帮因持械抢劫而臭名卓著。不断壮大的匪帮在70年代中期得以遏制。今天,已年逾60的埃德蒙欲将这段 生活抹去,找个地方从生意中抽身,转向过去因此而受苦的妻子以及儿孙,而妻儿长孙对这个男人所拥有的坦率、普遍价值、清醒的头脑、以及无限仁慈深表尊敬。 但瑟奇·舒特尔的到来,这无法抹去的历史又会掀起怎样的涟漪  幕后制作  奥利

里昂黑帮第一集

灯光脉脉跳动在男人的脸上,鬓角生了银丝。

她问他为什么不好好的,是啊,怎么就不好了呢?

这么多年,他也回答不上来为什么登上了高位,权力在握,他却感觉不到半点的快乐。

他不好,非常不好。

难以压抑的情感催他心肺,终是哑声说出了那句萦绕在心头的话:“你还没回来,我怎么敢好?”

紫衣被这一句话给哽了心头,偏过头去不忍看他。

声声催泪,听来不觉矫情,只有万般难解的愁肠和痴狂。

跪坐在矮桌后的女子笑容依旧,温暖平和,唇角微微上扬,始终保持着笑,只是在灯火晃动过她的眼睛的时候,眼底生了晶莹。

双眼酸涩难受得厉害,眨眼间,眼角湿润。

她的这双眼睛,虽然重见了光明,但是这些年了,还是很不好,只要一哭,就会疼痛难忍。

后来她几乎不哭了,双眼清明中,有了冰霜。

看人的时候带着幽幽浅笑,道不明说不清的情绪里,深藏着多年过往留下的沧桑和悲凉。

唇中哑然隐忍地逸出两个字:“傻子。”

最傻当是赫连铮,念着一个不归人,日日夜夜不得欢愉。

一声傻子,道不清的心疼不舍,落入赫连铮的心头,荡起看无数的涟漪,逐渐成了汹涌波涛。

他的双眼又模糊了,视线里她的样子有些模糊,他心肝颤抖地说:“我若不傻,当年也不能追随你身畔。”

当年她心念成灰,绝望疲惫地从沈长安的世界里抽离,怀着身孕颠沛流离,已然死气沉沉。

若不是眷顾他的痴和傻,她怎么可能让他一路护送,在西境山上安了家。

那一段日子,他如同寻常人一般为了生机奔波,彻彻底底脱下王族贵胄的傲骨,成了凡夫俗子。

后来多年后想起来,他的心还是甜的,那一段日子,是他整个人生里面,最踏实安心的日子。

守着一个人,炊烟袅袅,粗茶淡饭。

每一个傍晚从山下干活回来,她都会站在草庐的门口,遥遥地看着他走来的山路,于暮色里,等着他。

他走过来,扶着她,一步步缓慢地走回草庐。

夕阳余晖染红了整个西境山,他们的影子拖长,偶尔重叠,他们如同成了一个人,心紧紧靠在了一起。

他从来都没敢和她说,其实那小一年的时光里,他打心里面把她当成了自己的妻子。

深深切切爱着一个人,日子再苦,也觉得甜。

“傻也罢,痴也罢,我心甘如怡。”眼泪滚烫落下,滴落在手背上,晕开来,热腾腾的,如同他的整颗心。

红色的衣袖覆上眉眼,掩去了诸多压抑的情绪,擦去了眼角涌出的泪水,久不曾动过的心脏,滚烫颤抖。

她笑赫连铮痴,也笑自己悲。

活了两世,总不得好好终老,爱着的人最终辜负了她的情意,爱她的人,都不得好的下场。

从前是梅十三,如今,是赫连铮。

她多年间,总久久坐在青灯佛陀前,以求让自己心静如水,洗去一身罪孽和尘世纷扰。

却从来没有问过菩萨,洗净灵魂之后,当不当再有慈悲,为故人心痛难耐?

赫连铮终有了勇气,跪着爬入了帘帐,隔着矮桌跪在她的跟前,如同虔诚的信徒,哽咽低声哀求:“阿欢,跟我回去吧。”

话出口他心中越发凄凉,其实明知答案不会如他所愿,他却依旧倔强,卑微地低入了尘埃。

想要把她再带入尘世,何其艰难!

紫衣见这般情景,悄悄退了出去,她站在里面,便是一个多余的人,那两个人,有太多话需要说。

门轻轻覆上,隔绝了寒风,屋内流光莹越,赫连铮定定地看着她,殷殷切切无比期待,那是绝望中,无畏的挣扎。

红色宽袖放下,露出她寡淡的眉目,眼底爬了一抹红,眼角却微微上扬,声音晦涩问他:“回哪去?”

天下之大,早就没有了她的容身之处,没有了家,便怎么也是回不去的。

“回北凉。”赫连铮如此急切,语速都急促了起来:“北凉是你的家,回去,我让你成那一人之上的王。”

女子清丽的眉目渐渐逸出了一抹笑,不知温度不知含义,只是淡淡地看着她笑,一句话也不肯说。

或许是笑他痴人说梦。

一个能放弃了爱放弃了儿女的人,怎么还可能会对尘世中那沾满了肮脏血腥的权力感兴趣?

她不是以前的秦璇玑,也不是重门欢了。

赫连铮从她浅淡的笑意中品出来了这般意味,心底寒风狂烈撕扯,不肯放弃执着低语:“你若不愿回北凉,那我们便不回去,我带你走,天下万里山与海,我陪你走一遍。”

只要她在,哪里都是他的归宿。

梅者容颜清寡地摇摇头,红唇微微掀动:“我哪里都不回去,这问灵山画骨楼,便是我的家。”

既在问灵山上安了家,便不会再离开。

赫连铮面如死灰,怔怔地看着她,发不出半点的声音。

见他如此,她幽幽发出一声叹息:“赫连,我累了,哪里都不想去,什么都不愿再想起。”

她不再喜欢颠沛流离,不再喜欢流浪在万里河山路,路上纵有姹紫嫣红的风景,也不敌清风隐隐里佛经轻起。

“难道你连遂愿,都不愿再见了吗?”赫连铮如鲠在喉。

他想起多年前小小的遂愿,那个时候,他带走她是有私心的,知道重门欢还在这世上,总觉得她有一天会舍不了儿女回来。

把遂愿带在身边,终会可以见到她的。

一晃过去了快十年,他什么都没有等来。

遂愿自是成了他心头肉,可终究是难平了心头愿,以遂愿为借口逼她,不过是万不得已。

听他说起遂愿,女子神色暗了暗,不过是须臾,又恢复了一派的寡淡清冷,唇上挽起凉薄的笑花:“你莫不是到现在还不明白,当年我为何给那两个孩子取了那样的名字?”

赫连铮刹那心尖绞痛,怎么可能不明白,可人就是这样,明明已经明白,却还是抱着不可能的希望。

他不说话,哀哀看着她。

里昂黑帮

里昂黑帮第二集

第1702章 攻守之位,瞬息万变

岳单笙几乎没有停留,与秦俳商量好后,第二日清晨便启了程。

秦俳重伤未愈,小黎连夜给他准备了许多应急救治的药,勉勉强强,好歹能让他拖到青州,到了青州自然有娘亲在,小黎也不操心。

岳单笙离开后,小黎就与太爷爷说好,他们也出发。

之前在庆州耽误几日是迫不得已,现在事情既然忙完了,自然无需再做停留。

这回上船,他们之间多了一个人,小妞。

小妞其实更愿意跟着秦大人他们一去去青州,但小黎少爷说了,青州局势不好,小姐王爷在那边分身乏术,如果自己也去了,可能会成为他们的负累,耽误他们做正事。

心里虽然失落,但小妞还是老实的留了下来,不过她也不肯白吃白住,她主动要求照顾老夫人,并让小黎少爷把之前在青州采买补货时雇的丫鬟辞了,她说她一个人能顶两个人用。

小黎嘴里答应了,却并未辞退丫鬟,小妞受了伤,手脚都不方便,他怎么可能要一个行动不便的小姑娘去伺候人?

不过小妞很倔强,她既然话都这么说了,必然就会尽心尽力,把老夫人照顾得周周全全的。

小黎看到小妞天天围着外祖母转,几次后,便把她支开,单独与外祖母说,让外祖母不要真的吩咐事让小妞干。

纪夏秋本来也不会欺负一个小丫头,不过小外孙郑重其事的与她说这件事,她还是愣了下,便问:“你很关心她?”

小黎理所当然的道:“她与大妞从跟着娘开始,便以丫鬟自居,但我们从未将她们当做下人过,娘也说了,算是养的义女,长大了,也要为她们操持婚事,筹备嫁妆,所以她们就是我们的家人,外祖母你不太清楚,所以我特地与您说一下,让您不要误会,不要把她当真的丫鬟差遣。”

纪夏秋听罢便仔细打量起小黎:“你们既是从小相识,也算青梅竹马,说是义女,其实算作童养媳也未为不可。”

小黎失笑一声,倒是坦荡:“您这话好多人都说过,不过肯定是不可能的。”

“为什么?”

小黎一脸正气:“因为妹妹就是妹妹,又不是禽兽,为什么要娶回家做媳妇。”

纪夏秋哑然,神色复杂的叹了口气,只好道:“外祖母知道了,外祖母会照顾她,不会让她辛苦,你不用担心。”

解决完这些家庭内务,小黎的全副心神,便放到了船运时间上,他们现在已经驶离庆州海域范围了,按照这样的速度,最多再走十天,就能进安州,如果全速起航,日夜兼程的话,半个月内,便能抵达岭州。

小黎从未去过岭州,但他知道,岭州不光有太奶奶,还有曾经被娘亲评价为“不知所谓”的一群远亲,小黎不太想与太多不熟悉的人接触,便与太爷爷商量,问可不可以私下接触太奶奶。

纪南峥身处仙燕数十年,其身份早已不似当年,现在对他来说,青云国仅剩的羁绊,就是发妻、女儿与外孙女一家,至于其他同宗族亲,未免到时候被问及太多这些年的经历,他也打算能避则避。

一老一少达成共识,便商量起到达岭州后的行程。

……

而另一边,岳单笙刚把秦俳带回青州,容棱就与秦俳连夜长谈起来。

几人关起门来商讨了一整夜,早上打开房门时,过度劳神的秦俳,已经处于半晕半懵,随时都要失去意识倒下的状态。

柳蔚给他喂了好几颗药,把人打发去休息,便同容棱一前一后出了大杂院。

半个月的时间能做多少事?似乎做不了多少事。

但如果把一天拆成两瓣,一刻钟当做两刻钟用,那其实,半个月可以做的事,就能多到让你意想不到。

十二月初七,这天的青州飘着细雨,青州位处江南,江南不似北方,过了十一月就开始下雪。这里的气候更为明朗,但到底步入了冬季,雨水打在人身上,还是冷得人直缩脖子。

两日前,江南三洲的兵马已经全数集往青州,青州如今坐拥二十万大军,而青州原本的十一万兵马,也抵达辽州,将辽州外围围得是水泄不通,一旦权王有所异动,这些兵马会当即动手,先发制人,必要时,会直接与权王大打出手。

现在的局面,类似于暴风雨来临前的平静,容棱按部就班的忙碌着,呼尔托忍几次探听风声,都得不到回应后,便只得加剧了对辽州的监控。

雨中的江南,透着一股湿漉清新的美,柳蔚在这样的美景中,走到了两江的码头前。

她往远处看,前方是云雾缭绕的江面,身边是整齐划一的叛军巡逻队,青州现在有二十万大军,呼尔托忍合理利用了这二十万人,将整个青州城,围得那叫一个铜墙铁壁,水泄不通。

雷尔朗乔装一番后,跟在柳蔚身边,他不知柳司佐非要让他来码头做什么,他是呼尔托忍的副将,即便呼尔托忍没将他叛徒的身份公布,码头的巡逻兵,也有很多认识他,他与柳蔚站在一起,一旦被发现,肯定会使人生疑,节外生枝。

柳司佐像是没看出雷尔朗的焦躁,她坐在码头前一个避雨的茶棚里,喝着有些涩嘴的粗茶,下巴扬了扬,让雷尔朗看外面的方向。

雷尔朗看了,什么都看不到。

柳蔚道:“今日,松州起兵了。”

雷尔朗愣了一下,眉头微蹙,说道:“据我所知,无论是京城还是辽州,都没有援兵抵达,那位被您差点供起来的秦大人,他手里只有数十亲兵,甚至他还受伤了,可以说是一点战斗力都没有。”

柳蔚瞥了雷尔朗一眼,挑眉:“我说松州起兵了,这与京城,辽州,又与秦俳何干?”

雷尔朗脱口而出;“没有兵,如何起兵?”

柳蔚拿起桌上的茶杯,晃了晃:“谁告诉你松州没有兵。”

雷尔朗吐了口气:“各州官府本有当地驻兵,就如青州有冷意,其他州府,亦有镇府军,可这些人,从一开始就被钳制了,京都辽州不发兵,松州本地的驻营兵又受监军所限,松州起兵,拿什么起?”

“呼尔托忍是哪里人?”柳蔚突然问了一句不着边际的话。

雷尔朗道:“听那族人。”

“听那族现今族长是谁?”

“前族长的女儿,呼尔托忍的外甥女。”

“前族长怎么死的?”

被呼尔托忍报复杀死的。

雷尔朗突然明白了,他问:“你们联系了听那族,你们用听那族的兵,去打呼尔托忍的兵?”

“错。”柳蔚勾起一抹笑,手指在桌面上轻敲两下:“第一,呼尔托忍没有兵在松洲,那一万驻兵根本可以忽略不计,现在掌握松洲的,不是呼尔托忍,是皇后的从京中直派的监军。第二,不是我们用听那族去打呼尔托忍,是听那族的新族长,求我们,给她一个机会,让她给母亲报仇。”

雷尔朗沉默许久,才问;“听那族来了多少人?”

柳蔚笑笑。

雷尔朗算了一下听那族的战斗力,试探的问:“有七万吗?”

柳蔚比了个“八”的手势,而后,再次抬起眼,看向远方:“呼尔托忍的十一万青州兵都在辽州,京城这边,她断定皇后不会允许七王的兵马出京,她认为,自己只要钳制住辽州,还有确保松洲本地军不会反抗,那她就没有后顾之忧了,但她忽略了一件事,她忽略了,她不是人,但别人是人,她杀了人家的母亲,人家女儿为什么不找她算账?她冷血无情,残暴成性,但别人,是有血有肉,有情有爱的。”

雷尔朗握紧拳头,心中震惊了许久,又问:“那你们供着秦俳做什么?京中的军队既然下不来青州,也过不了两江去,那他又有什么用……”

“你又错了。”柳蔚打断雷尔朗,目光里带着冷意:“松洲一旦失守,皇后必会派军再下两江,京中的军队来不了青州没关系,他们不需要来,他们只需要在京青官道上,给我把皇后的援军堵住就好。”

以前是皇后阻拦容溯,现在,她要容溯反阻皇后,攻守之位,瞬息万变,皇后会拦截他们的援兵,他们就不会拦截她的吗?

一报还一报而已。

呼尔托忍的青州军被锁死在辽州,皇后的京军,又注定被容溯的京军钳制,这场仗,就用听那族和呼尔托忍打,听那族解救了江南三州,容棱拿到三州驻兵兵权,三州兵力齐和,加上听那族的八万,他们能整合四十八万大军,呼尔托忍青州的二十万,到时候不过他们兵力的一半。

当然,这里面还要防止听那族中途心生异变,所以为了确保这位新族长的目标只是呼尔托忍,不涉及青云国争,他们耗费了近一个月时间,与那边周旋,现在双方达成了暂时合作协议,协议内容,是最后,他们会将呼尔托忍的人头,双手奉上。

里昂黑帮

里昂黑帮第三集

说完,女经理恭敬的伸手示意,微笑着回道。

司徒灿敛下绿眸,淡淡的搂着唐夏天走向红毯大厅。

身侧的兰姨抱着小安琪紧跟上去。

除了索尼之外,身后还有五个人高马大的黑衣保镖。

一行人浩浩荡荡的往大厅走去。

这个时候,站在车边打电话的阿华全然没注意到这么大的阵势。

直到挂了手机,抬眸一看才发现左边停着一排紫色轿车。

这不免让他眉头微皱。

在雷城能这么高调的人,还真是不多。

况且这妖艳的紫色车身,在他印象中,也只有一个男人最有可能是这种风格派系。

只是,据他了解,司徒灿虽然是华裔人,但几乎不曾回国。

至少,他没听说过。

所以,他怎么可能会出现在中国?

毕竟前段时间才在墨西哥遇见过,这回,应该不会这么巧吧?

这时,他看了眼身后站着的两个保镖,示意一个吩咐道,

“去问问,那些车子的主人是谁?”

保镖很快恭敬点头,迈开步伐走向门卫询问道。

很快,保镖走回来,恭敬的对阿华回道,

“阿华先生,那些人也不清楚,但听说经理称呼一个先生为司徒先生。”

听到这话,阿华眸色一怔。

这个时候,路边刮过一阵凉风。

雷亦城的轿车忽的停在路边。

黑色的轿车,奢华不失低调,男人拉开车门,倨傲的身影从车内走了出来。

一看到是总裁来了,阿华很快迎上去,恭敬的提醒道,

“总裁,告诉你一个不好的消息。

司徒灿竟然也出现在这里!”

“那又如何?”

雷亦城淡漠的抬起清冷眼眸。

“司徒灿一向是难以对付的人,而且有他出现的地方准没好事。

况且,据我所知,他极少来中国,可这回,怎么会在上次您们第一次碰面之后,他就频频出现在我们四周?

难道是因为想抢夺我们公司项目不成,现在盯上我们了么?

总裁,我们不得不留个心眼!”

阿华跟随在雷亦城身边多年。

在商业上一向警觉,因此不忘提醒道。

雷亦城眸色微深,淡漠的扫了眼不远处的紫色轿车,嘴角似有若无的轻笑,

“我们的地盘,又怕什么。”

话音刚落,他口袋里的手机震动了起来。

雷亦城扫了眼来电,是雷美熙的来电。

不用接就知道雷美熙想催促他,他索性挂了电话,眸色微凉。

“上去吧。”

“是,总裁。”

阿华听到雷亦城的话,恭敬的点头。

既然总裁这么说,看来总裁并不担心。

总裁的敏锐力向来惊人,所以这么看,兴许是自己想多了。

不过想来也是,这里是总裁的地盘,就算司徒灿想搞出什么幺蛾子,那也是没怕的。

想到这,阿华很快紧跟上去。

在唐夏天她们走进电梯时,此时楼下的隔壁电梯,正缓缓打开。

雷亦城和阿华以及一行保镖跟了进去。

站在电梯里。

所有人都在若有所思。

雷亦城目光淡漠的望着电梯,眸色里蕴藏着晦明晦暗的情绪,没有人知道他在想什么。

相关文章

评论 (1)
  • 优酷视频网友宰天淑的影评

    熟悉的美学风格,泰伦斯·马利克家族又添新人,好在这个聊斋故事足够神奇。一旦你代入故事的视角,换成被残杀的无辜村民,这个女巫故事就变得没那么感人了吧。

  • 腾讯视频网友江乐克的影评

    在与世隔绝的山野深处,从超自然的恐怖警言里谱写诗意的篇章。我形塑我自己,身体成为最不重要的介质,如同语言不再依靠声带的震动,意志在生命间流淌,更超脱出新的价值,从好奇、救赎到普世的爱。

  • 全能影视网友东方唯梁的影评

    成为任何人,再成为自己。去爱去痛,拥有再失去。静观四季流转,体验生命轮回。有一种聊斋的感觉,还挺有意思的。第一个小时可以再紧凑一点。

  • 三米影视网友冯娴黛的影评

    除了一段感情戏和男主和小女孩的妈妈一起做粉色裙子的时候的略阴间的配乐其他的都挺好的。

  • 奈菲影视网友公孙欢义的影评

    对话,剧情尬出天际,好在结局什么的都是好的,很放松心情。这世上有人爱有人愿意被爱就已经是很幸福的事情了。全程笑呵呵。

  • 大海影视网友张元若的影评

    离职第一天终于看完。 一个自由人踏上了漫漫长路,前途未卜。 《里昂黑帮》总要满怀希望,希望太平洋的海水和我梦见的一样蓝。

  • 牛牛影视网友都兴以的影评

    故事诙谐暖心。遇见自以为是的傻逼最好的办法就是不去理会他们。投入到真正的友情中才会收获快乐。

  • 四虎影院网友祁钧雁的影评

    有的爱情,没有波澜壮阔,不是撕心裂肺,却仍旧叫人怦然心动。本片描述的是一对平凡的青梅竹马之间的那些看起来平凡普通的日常小事,但是却仍旧动人心弦充分体会到爱情的美妙。我想这就是本片细节描写及真诚用心的妙处。

  • 八戒影院网友公冶和利的影评

    看的时候已经上映挺久了,电影院只有零星几个人,《里昂黑帮》很向往全场一起大笑一起鼓掌。

  • 八度影院网友陆伯菲的影评

    还是无法踏入世人美好生活的画面中,因为我的生活就在这里,即使最后它一地荒夷。

  • 飘零影院网友宋军婷的影评

    很遗憾很无奈,对我来说最后是希望他能迈出那一步的,可这就是他的世界他的选择。他懦弱吗?可是他也有赴死的勇气。

  • 极速影院网友邰兰玛的影评

    眼泪盈眶地观看,人类的情感是互通的,超越了时间、地域、种族、语言。

  • 奇优影院网友宣馨艳的影评

    东西就算再好,不适合自己,终究也是一道束缚的枷锁。这件东西可以是物欲横流的世界,可以是声名远扬,可以是家财万贯。同时也是悲剧的,他是那个时代的一个矛盾产物。

  • 新视觉影院网友田顺滢的影评

    濒临崩溃阶段的人想找的励志片不在这里,大部分时间都太苦太苦了,只有最后十分钟。

  • 星辰影院网友易婕和的影评

    把这当成一个单纯的励志故事难以让人信服,因为主人公除了努力之外,恰好还很聪明…这一点可以打败大多数在苦苦挣扎的普通人。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