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命盗窃

  • 主演:欧嘉·柯瑞兰寇,摩根·弗里曼,詹姆斯·鲍弗,科林·莫斯,布兰登·默雷,亚
  • 导演:斯蒂芬·S·坎帕内
  • 地区:南非,美国
  • 类型:动作片
  • 语言:英语
  • 年份:2015
Alex是一个神秘的小偷,在前合伙人的怂恿下进行最后一次抢劫。她很快发现这不仅仅是抢劫珠宝。于是一个残忍的谋杀案像猫捉老鼠一样在Alex和一个精明的杀手间展开了。现在她必须揭开这次抢劫背后的谎言,以及找到来刺杀她的神秘男人背后的秘密。

绝命盗窃第一集

第104章 窃听

“加油!”童瞳握着小拳头,脑子一头热地在半山园里向前冲。

争取在曲一鸿赶到曲老太太面前之前,把他截下来。

十点的半山园,灯光有些蒙胧,空气有些安静。偶尔鸣放小轿车的喇叭声。

偶尔一阵风拂过,远远近近的树叶沙沙作响,听起来有些吓人。

各处纵横交错的甬道上,却不见几个行人。

童瞳走着走着,忽然有些胆怯。

这么安静的地方,要是曲沉江忽然出现在她面前,她会吓死的。

想到这里,童瞳更是使出飞毛腿的本事。

“等等。”她忽然收住脚步,扬起小脑袋,放开视线左顾右盼,秀气的眉儿微微拧起,“人呢?”

按道理她跑这么快,怎么着都追上曲一鸿了,可是连他影子都没看到。

不科学啊……

不管了,既然追不上,她还是直奔曲老太太的院子守株待兔比较稳妥。

她现在应该想想,怎么混进去,毕竟曲老太太那院子坚如铁桶,里面的出不来,外面的进不去。

来到曲老太太院子,童瞳眼前一亮。太好了,曲老太太的院门居然大开着。

千载难逢的好机会啊,童瞳不假思索就闪了进去。

童瞳走进去,纠结先在外面看看情况,还是直接进去开门见山地表态,里面传来曲老太太四平八稳的吩咐:“玉华,天晚了,你送滔滔回去睡觉,顺便去看看老二怎么还没到。说好的十点呢!”

童瞳小嘴微张,差点惊呼出声。

NND,她还说怎么没追上曲一鸿,原来曲一鸿居然还没到。

他长那么大长腿,敢情长着用来看的,居然比她还慢。

既然曲一鸿还没到,她还是赶紧溜出去,半路拦截曲一鸿更好。

童瞳正要开溜,只听乔玉华说:“好的老太太。滔滔,来,我送你回去……”

随之传来开门的声音。

童瞳刚刚抬脚奔向大门口,眼见自己就要和乔玉华撞个对面,吓得赶紧折回,身子往旁边的花丛里一缩,藏了起来。

“乔老师,前面有东西。”滔滔惊呼一声,指着童瞳躲藏的方向。

童瞳牙咬咬地瞅着那个可恶的小家伙。

她一定和滔滔犯冲,要不然这个滔滔怎么老是给她惹霉运。

“哪里啊?”乔玉华抬头看了看,笑了,“是老太太养的鸽子飞过来了吧?不管它,我们走。”

“不像鸽子,明明都没有飞起来。”滔滔说。

童瞳一颗心儿提到嗓门眼上。

呜呜她真想送滔滔几个爆栗,这倒霉催的孩子,非跟她过不去。

“鸽子也会跳着走啊!”乔玉华再度看了看,拉住滔滔的小胳膊,“我知道了,你还想玩啊。都十点了,再不睡,老太太明天就罚你抄字三百遍。”

乔玉华这个威胁显然起了立竿见影的作用,滔滔那模样还是不服,但乖乖闭了嘴,乖乖地跟着乔玉华出去了。

童瞳松了口气,拍拍胸口——真是吓死宝宝了。

幸好有惊无险。

正要紧随出去,只觉裙摆被什么扯住,童瞳顺手一拉,俏皮可爱的小萨摩从她身后蹦出来,正笑眯眯地瞅着她。

“哦买嘎。”童瞳吓得小脸一白。

她一路往前冲,居然没注意到身后跟来了小萨摩,还潜伏在她身边这么久。

“别闹。”童瞳赶紧弯腰抱起小萨摩,压低声音,用警戒的眼神盯着它,“咱回去。不许叫啊,乖……”

说话间,只听一阵风声过去,传来关门的声音。

童瞳目瞪口呆地瞪着已经关紧的院门,傻眼,这下,她出不去了。

小小懊恼地瞪了小萨摩一眼,可小狗狗一脸无辜地瞅着她,顺便卖萌地微笑,萌化了她的心。

“好吧。”她扁扁小嘴,摸摸口袋,发现手机居然没带身上。

“切。”顿时无限无可奈何,童瞳抬头望了望一人高的不锈钢护栏,顶端似乎还有通电防盗设施,她的小脑袋耷拉了下去,“淘淘,咱一起等白马王子来救吧。”

只能等曲一鸿来了。

好在曲老太太的小院子,是半山园里最大的园子,要想藏起来不难。

抱着小萨摩,童瞳找了个隐蔽的地方藏起来,郁闷地等着。

呜呜蚊子快把她的血都吸完了……

过了一会,果然传来曲一鸿的声音:“奶奶,我来了。”

这丫明明比她先离开和华居,结果足足比她晚十分钟才到,童瞳无限腹诽,刚要冲出去拦人,又生生收住脚步。

曲老太太出来了,乔玉华正陪着曲一鸿进来,还顺手关好院子大门。

得,这场面,她还能愉快地拐走曲大总裁咩。

算了,她不能冲动啊不能冲动。得再等等,听听他们到底怎么说。

知己知彼,百战百胜嘛!

抱着小萨摩,童瞳将耳朵贴近窗口,听着里面谈话。

曲老太太坐下来,问:“滔滔睡了吧?”

小萨摩还以为人家叫自己淘淘,居然摇头摆尾,刚要发出声音,童瞳魂飞魄散地捂住狗嘴。

“睡了。”乔玉华笑着,“都玩累了,上床三分钟就睡着了。出来刚好遇上二少,就一起回来了。”

“嗯,你去睡吧,我和老二谈谈。”曲老太太朝乔玉华挥挥手。

孰料,乔玉华却不走,她笑着拿起抹布:“我不困。要不我帮老太太抹抹桌椅,不影响你们祖孙聊天。”

沉吟数秒,曲老太太倒没说什么,转向曲一鸿:“老二对这件事,到底是什么想法?”

曲一鸿沉吟不语。

原本淡漠疏离的俊脸,现在看上去满满的高深莫测。

“你现在是太煌的第一人。”曲老太太深思地瞅着曲一鸿,“不管怎么说,我都以你的看法为主。说吧,不要顾忌什么,你是我最疼爱的孙子啊。亏了谁,奶奶也不舍得亏了你……”

正在抹桌子的乔玉华,闻言手顿了顿。

似乎知道自己不该听这些话,她赶紧又卖力地干活。

窗外的童瞳,默默屏住呼吸。

咳,她也想知道曲一鸿心里到底在想什么。

送她价值不菲的小萨摩,还让她看他果体,还用那暧昧的小眼神和她调情……

诸如此类,她不信他个大爷,真的对她没心思。

“说吧。”曲老太太说,“我在听呢……”

绝命盗窃

绝命盗窃第二集

第1635章 赠送丹药

“我倒是不担心这个。我只要敢拍下来,就证明我有自保的能力。不过就像你刚才说的,有时候东西太贵,不划算。所以我拍下来以后又倒手专卖给了凌若寒,也就是烟波宗的少宗主。”唐傲说道。

“你当时是故意拍下来卖给她?还是因为冲动拍下来后悔了,故而赶紧卖掉。”朴大浦问道。

“当然是故意的。当时的情况你也看到了,她想要这件宝贝,但是应该是钱没带够,所以我正好做个顺水人情。当然,如果她不要的话,那也无所谓了。我就留在自己手里,哪天碰到有人需要,说不定还能大赚一笔。”唐傲说道。

“我有点怀疑,有人能买吗?”朴大浦问道。

“当然。尤其是高修为的,一旦死了,特别想复活。毕竟,这种人很有可能是一个家族或者一个宗门的顶梁柱,一旦没了,家族或者宗门也就没落了。所以,到了那个时候,他们就舍得花钱了。”唐傲回答道。

“你说的似乎很有道理。真是没想到,你会如此有钱,简直可以称得上是富可敌国。”朴大浦忍不住感慨。

“我这个人运气比较好。研制出来的那些药品,赚了不少的钱。投资了几家公司,也获得了极为丰厚的回报。”唐傲说道。

“说起来是运气,实际上还是实力。唐先生,此时此刻,我对你的敬佩之情,油然而生。你是这个的。”朴大浦说到这里,竖起了大拇指。

“过奖了。”唐傲说道。

“唐先生,我有个不情之请。”朴大浦犹豫了一下,说道。

“客气了。有话但说无妨。”唐傲说道。

“先前你说你会炼制丹药,能不能卖给我一些?我现在的修为还是太低了,如果有丹药辅助的话,修炼速度可以加快,也许用不了多久,我就可以到达第五层了。”朴大浦发出了请求。

“这个恐怕有点难度。主要我现在手里的丹药已经不多,另外炼制丹药所需的材料,也越来越难找了。”唐傲的脸上流露出一丝为难之色。

“我明白。丹药本来就比较少见,而且价值不菲。可是我真很想早点修炼到第五层,所以请你无论如何都帮帮我。”朴大浦说到这里,就差给唐傲跪下了。

“我明白你的心情。对于我们这些修真者来说,都想着早点修炼到更高的层次。要不这样,我一会看看还有多少,尽量给你几颗。”唐傲说到这里,查看了一下储物袋。

丹药剩下的确实不多了。这段时间,他找到的材料并不是很多,所以也没有炼制多少的丹药。

不过他还是取出了六颗。

“这里一共是六颗,你们两个一人一半。”唐傲边说边分别递给他们。

“这可使不得。唐先生,我已经受了你那么大的恩惠,这些丹药,我不能要。”费先生连忙摆了摆手。

“给你你就拿着。主要我现在手里也没多少,等我炼制的多一些,再给你们分点。”唐傲说道。

“我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了。我这些年也搜集了不少的材料,等我一会回去取来给你。”朴大浦说道。

“不用。”唐傲说道。

“那可不行!我知道你给的这些丹药都是非常珍贵的。反正我留着那些材料也没什么用,给你的话,说不定还能排上用场。你就千万别跟我客气了。要不然,这些丹药我也不要了。”朴大浦说道。

“好吧。既然你就这么说,我也就说什么了。等我炼制出新的丹药,我再给你。”唐傲说道。

“嗯。”朴大浦点了点头。

“药水该熬制的差不多了。费先生,你跟我来。”唐傲说道。

“你们这是要做什么?”朴大浦问道。

“洗髓筑基。”唐傲回答道。

“啊?你这是要帮他们成为修真者?”朴大浦愣了一下,问道。

“是的。”唐傲点了点头。

“这个可就厉害了。别的不说,光那些材料找齐的话,都比较困难。”朴大浦说道。

“大部分材料都是他自己准备的,只有两种比较罕见的,是我帮忙解决的。”唐傲说道。

“那你们快去吧。”朴大浦说道。

“嗯。你在这里等一会儿。”唐傲说道。

“不了。我留在这里也没什么事,我回去将材料取来给你。”朴大浦说道。

“不用这么着急吧。”唐傲说道。

“反正我在这里也没什么事,最多就是五六个小时,我就飞回来了。到时候,我们再聊。”朴大浦说道。

“也好。那你路上注意安全。”唐傲说道。

“放心。没事的。你们先去忙吧。”朴大浦说道。

“嗯。我送你。”费先生说道。

“不用。我自己走就行。”朴大浦说道。

“那怎么能行!我送你。”费先生坚持。

朴大浦见他这么说,当下也就不再坚持,让对方送到了门口。

告别以后,朴大浦离开了这里,唐傲和费先生则是回了古堡。

药水已经熬制的差不多。

唐傲让药水倒入木桶,然后让费先生进去。

接下来就是漫长的等待。

这时候,朴大浦已经坐上了回家的飞机。他的心情,已经不能用语言来形容。本来他这趟就是为了给莱德斯帮忙,谁知道非但没帮上忙,反而发现了一个修为比自己要高上很多的修真者,实在是让他感到意外。

不过,他的内心还是有些感激莱德斯的。如果不是莱德斯找他帮忙的话,那么他也许根本就不知道唐傲是修真者,更不可能跟对方认识。幸亏他没有跟对方交手,要不然,后果简直是不堪设想。

要知道,虽然他已经修炼到第四层,但是在唐傲这种修炼到第七层的高手面前,根本就不堪一击。

对方甚至只要一个手指头,都可以打的他没有还手之力。

没有办法,修为上的差距,境界上的压制,这些都是非常现实的。除非是有别的东西进行抗衡,要不然,根本就不可能越级而战。

他家里的各种材料还是不少的。毕竟,这么多年,他除了修炼,也经常在外面跑,参加各种各样的拍卖会。当然,其中也不乏有人为了让他帮忙而送给他的。

绝命盗窃

绝命盗窃第三集

其实从送信长老的身份,便能看出拍卖行一事的轻重。

但除了丹城以及诸多上九流公会,还有玄天宗当场表示定会捧场之外,诸多宗门,态度都是暧昧不清。

“想看无相宗的态度么?”

几日后,得到林媚儿的回复,云千秋剑眉微蹙,果然如自己预想中不错。

“正好,也该皓毅表哥上路了。”

少年展颜一笑,但那上路二字,却透着莫名的恶趣味。

片刻不久,云皓毅便闻讯赶来。

不过这次他却不像平时被少年召见那般屁颠屁颠,反而如上战场甚至刑场一般,短短几步路,走的让少年都着急。

“行了,两军交战还不斩来使呢,知道这趟辛苦你了,说吧,要多少路费。”

说起来,云皓毅与少年关系的确不错,在雷炎皇城便是如此,后者也知道这趟与去其他宗门不一样,自然不会亏待。

然而云皓毅闻言,却是苦大仇深:“少主,路费就算了吧,如若表哥这趟回不来,记着告诉千影,我……是为了云府才担此重任。”

云千秋闻言,呵呵一笑,暗道这货还是个专情的种。

笑归笑,但少年飞起一脚的力道却没丝毫客气:“让你丫送信,又不是送命,快去快回!”

就这样,云皓毅踏上了前往无相宗的路途。

临行之前,少年还交给他一枚愈神丹,并吩咐与邀请函一并送上。

而之后几天,云千秋一次性将十枚六合丹全部炼制出来,发现离拍卖行开业时间尚早,干脆顺手炼制其他灵丹,不时与云水柔嬉闹闲逛,偶尔再做些糕点给林总管当夜宵,生活很是惬意。

同时,玄女宗也发动底蕴,收购宝物,不仅如此,风雪月还很是无语的发现,貌似……功法武技也能出售不少。

要知道,藏经阁的功法武技,哪怕是给内门弟子修行的等级,对其他势力而言,也是极为珍贵。

但自从云千秋大手一挥,人手一卷半步地阶武技之后,宗主大人不得不承认,这些武技……留着没啥用处。

干脆,挑选些不是太重要的,一并拍卖。

饶是如此,这则消息传开,也令不少宗门动容。

七品宗门珍藏的武技,对他们而言极具诱惑力。

不仅如此,诸多宗门还很是惊诧……云少宗主这次玩的够大啊!

要知道,寻常宗门藏经阁之物,通常只有宗门之人才能阅览,而且未经允许,不得传授弟子以及同门,更别说往外卖了。

这若是历代祖师在天有灵,怕不是分分钟天降雷霆劈死少年啊!

毕竟放眼两大地域,还真找不出哪一处宗门会将武技功法拍卖的。

可所谓的先例,就是用来打破的。

起码对云千秋是如此。

拍卖的武技,都是用处不大,甚至说难听点,就是淘汰货。

若玄女宗历代祖师真在天有灵,非但不会降雷劈他,反而该托梦感谢才对。

几日过后,风云拍卖行的消息,终于传到了两大地域的霸主势力——无相宗当中。

准确来说,玄女城繁华地带开建的时候,消息便已传至,可一开始无相宗如其他宗门那般,都没太当回事,但随着消息的不断传来,终于要重视了……

作为中品宗门,霸主的地位毋庸置疑,其底蕴之深,早已震慑两域上千年。

要知道,当初玄女宗从八品宗门振兴为七品宗门之前,无相宗便已是中品宗门,屹立不倒。

而这跺跺脚便令两域天地变色三分的宗门,如今却传遍云千秋的名字。

事实上,无论烟雨阁还是玄女宗的内乱,背后都能看到无相宗的影子。

而他们所支持的,自然是神武阁与影月峰。

无相宗并非与风雪月或萧泰然有仇,而是因为宗门战略,毕竟放眼两域,能入无相宗法眼的,也只有这两处宗门。

鹬蚌相争渔翁得利的道理,再简单不过。

当然,无相宗却并未太过霸道,至少没有明言支持夺位一方,毕竟众怒难犯,今日你能干涉七品宗门之事,那谁知其他宗门他日会不会被染指离间?

不过当时在炼神塔时,亦有无相宗长老在场,甚至丹城客卿当中,有两位都出自此宗。

而少年率数百强者回归玄女宗时,无相宗亦是派出几位实力不俗的长老出面助威,所以先前的恩怨,玄女宗没追究,无相宗自然也不多说,就此揭过。

清晨,无相宗。

殿内,长老云集,各个气息不凡,举手投足间威严浑然天成,哪怕是敬陪末座的几人,实力都和韦南天不相上下,足以见中品宗门的底蕴之强!

“连灵药师公会与名医堂都为其让步移地,这风云拍卖行,绝非云千秋随意所为啊。”

为首的一位长老面色凝重,轻捋胡须,道出召集众人的缘由,随即目光扫去,示意众人表态。

话音刚落,便有人拍桌而起:“哼,就算此子天赋再如何逆天,终究只是一介少年,凭借偶然得来的机缘,便想分吾宗盘中之羹!?”

老者声音洪亮,一看便是脾气暴躁之辈。

尽管如此,却得到了不少同门的认可。

“孙长老此意,便是老夫的意思,谁都知道两大地域拍卖行皆奉吾宗为魁首,云千秋如此高调,其心不善啊!”

断人财路,如杀人父母,虽说拍卖行对无相宗来说只是收入的一部分,但也绝不容他人染指!

更何况,在场有不少长老,每年都有拍卖行送上供奉灵石啊!

“区区一介少年,不知天高地厚,真以为小有成就,便能肆无忌惮么!”

无相宗身为霸主势力,宗门上下谈起外人,皆具傲意,更何况是地位不凡的诸多长老。

望着怒意渐涌的众人,为首的长老轻叹一声,将目光投向对坐的同门。

“师兄,此事你看该如何处理?”

能与老者平起平坐,地位自然不凡,瘦高老者闻言,并未像众人一般急声反对,而是轻点茶杯,若有所思。“诸位,你们口口声声说他不过是一介少年,但可曾记得,放眼几大地域,叱咤风云的强者之辈,哪一个不是少年之纪便光芒万丈,名震远扬?”

相关文章

评论 (1)
  • 哔哩哔哩网友司栋鸣的影评

    真的被《绝命盗窃》感动了,整体都很成熟,也有些许韩片的影子。几个演员表演都非常出色。可看性和内在的表达都不错。这个世界最荒诞在于,越贴近真实,真实越荒诞。人这一生,太不易了。

  • 泡泡影视网友钟功鹏的影评

    惊喜之处《绝命盗窃》还是原班人马,就连超市的工作人员还是原来那个。前半段其实有点沉闷乏味,后半段才正式开始精彩和感动。

  • 南瓜影视网友平广庆的影评

    有点长,没有《绝命盗窃》好看。桑延是有多喜欢温以凡啊,无法想象,温以凡妈妈这种人,根本不配为人母。

  • 米奇影视网友弘宇睿的影评

    震撼 西红柿、长颈鹿的隐喻 各个舞台对应角色的象征太厉害了 最终伴随东京塔和所有舞台装置的毁灭 少女们脱下外套的瞬间 是好好从过去毕业走向下一个目的地。

  • 四虎影院网友薛宜斌的影评

    有这么垃圾吗... 虽然我一直很讨厌fate这种上来就默认观众对剧中人物家长里短了如指掌的态度。

  • 青苹果影院网友姚苑光的影评

    既然已经走了那么远,不妨再走远些 心存希望是好事,也许是最好的,好事永远不会消失。

  • 真不卡影院网友溥蓓筠的影评

    去年真的就是第一次看 经典就是经典 真的很好看 只是没想到居然是be 且是真实事件。

  • 极速影院网友季江程的影评

    我想找一个这样的人 无论多艰难的情况也可以相信他共同度过 但如果只活一个的话 我希望是他。

  • 奇优影院网友盛瑞叶的影评

    悲壮的孤独 每个人不过都被迫从自己的维吉尼亚号下来罢了 对于Max这样的普通人来说,曾经无限接近这份世外桃源般的美好,最后只剩下自己还记得,成为了minority成为了exception,也是一件很残忍的事。

  • 西瓜影院网友钟豪素的影评

    算是今年非常平静的看完的片子了。有很多喜欢的点,也可能是自己正处在不太随大流且享受独处的阶段。一直喜欢音乐,但这样去欣赏随性的曲子还能被打动是第一次。

  • 新视觉影院网友皇甫生全的影评

    一个坎接着一个坎,不知道是否能真正跨过去,一点点一步步走吧!很励志。

  • 琪琪影院网友终旭希的影评

    很多人为什么不成功,因为大家不能坚持,不能努力,《绝命盗窃》不能想威尔史密斯那样。 很可惜,为什么在这之前,不能避免自己陷入这样的绝境?

  • 飘花影院网友夏侯承岚的影评

    铺垫的有点太长了,幸福只有6min。但是作为一个穷人真的很感同身受,很难不给满分,可能好的电影就应该戳中某种人的内心吧。

  • 酷客影院网友李萍娟的影评

    这部当时看完心理分真的给很高,其中一段蒙太奇很实用很精彩,交代得很好。不合理处自然也有。

  • 神马影院网友樊友滢的影评

    娱乐性强,剧情设计感强。像好莱坞的片子,《绝命盗窃》看的时候确实比较集中注意力,可是看完发现这片子也只表现了“穷人生活在黑暗中,富人生活在阳光下”这个主题,并没给人什么新的启迪跟思考。再加上一些为了制造冲突不合理的剧情,看完觉得索然无味。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