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吻定情2013

  • 主演:矢作穗香,古川雄辉,山田裕贵,西村知美,芋洗坂係長,田中要次,相泽侑我,
  • 导演:永田琴,阿部雅和
  • 地区:日本
  • 类型:日本剧
  • 语言:日语
  • 年份:2013
在高中的入学典礼中,一年F班的相原琴子(未来穗香 饰)一直偷偷暗恋着一年A班的入江直树(古川雄辉 饰)。在一天晚上收音机说将会有流星雨许愿后,终于鼓起勇气,写了情书向直树告白。不料却换来直树一句 “我讨厌笨女人” 的无情的拒绝。并且被拒事情让全班同学都知道,让她非常难过 。打算从此忘记直树的琴子,有一天新建的家却因为被流星砸到而毁。于是只好寄住在父亲相原重雄学生时代的朋友家。没想到,父亲朋友竟然就是直树的父亲。这就意味着琴子要开始和直树共处一家。琴子和直树这对冤家,还有对直树抱有强烈的嫉妒心,一心一意喜欢

第0626章:奇怪的男人

“我一个人再次孤单多年,既然今日来人,你便做我夫人。”

男人开口,郁飘雪拼命的想要把他的手从自己手腕上拿开,可是不管怎么弄,男人的手就像长在自己手上似得。

“我不认识你,你走开。”

郁飘雪挥手,可是男人并不放手,“你留下,做我夫人。”

“我不认得你,我又丈夫,你放手。”

“你留下,做我夫人。”

男人反反复复只有这一句话,郁飘雪拼命挣扎,而这时殷湛然熟悉的声音传来,“飘雪?飘雪?”

陡然,郁飘雪睁开眼,一道道刺眼的阳光照了进来,殷湛然就睡在她身边。

原来,昨晚只是一场梦。

“你何时醒的。”

郁飘雪一面起来一面问,殷湛然依旧是躺着,他不敢怎么动,怕弄到伤口。

“刚刚,见你睡着了还皱着眉,很惊恐的样子,所以就叫你。”

郁飘雪想起梦里的事情哦了一声,只觉得滑稽,便也没在意,因为人在紧张的时候本来就容易做恶梦。

“没事啊,睡着了,你再睡会儿,我去弄东西吃。”

郁飘雪说完已经起身出了门,在外头找东西,心里一面感叹昨晚走的快,把她好不容易做的锅碗瓢盆都给弄没了。

不过屋子一绕,她居然在道观后头找到了一个简易的灶台,而灶台一边还放着锅碗瓢盆,似乎是当年修建这里的人走的时候嫌弃重就没带走。

“太好了,总算是有家伙了。”

郁飘雪一面说一面撸起袖子准备做事,就将空间里之前冷冻起来的兔子野鸡什么的拿出来炖汤喝,反正殷湛然现在喝汤好。

她一个人在墙外,也就是神像的背后那堵墙外,坐在石头上看着锅里炖的东西,见着没事就去了里面,给殷湛然看伤势。

“我什么情况?”

殷湛然瞧着她问,郁飘雪啊了一声受惊似得转过头来看着他,殷湛然哼笑了起来。

“没事,你说就是了,伤了心脏还能说着,我也算是古今第一人了,没关系,什么情况我都能接受。”

殷湛然很诚实的开口,他实在是什么都不在意了。

郁飘雪拉着他手顿了顿,干脆就坐在了他的身边。

“没事的,你要相信我。”

郁飘雪抬起头看着他,看着自己这辈子最在意的人。

“我就算不死,是不是以后身体会受影响。”

殷湛然似乎已经知道了一些,毕竟他的伤在心脏。

郁飘雪有些心虚。

“原本我是想着给你做换心手术,可是那样的话,你一辈子都要吃药,所以我在想,可不可以直接养好,现在我觉得是可以的,没关系的,你有我。”

郁飘雪说这话的时候握紧他的手,她没有告诉他,就算他一辈子都不能好起来,就算他一辈子都是一个药罐子,她也愿意陪他生生世世。

殷湛然微微低下头,其实他也心里知道自己的伤。

王府里,殷湛然找不到虎符,气的快要把书房都给掀了。

郁飘雪就站在一边,却根本没有在意任务。

这里是那么的宽大,并且她知道,这里的很多文书权力,东晋许多大事都是在这里决定的。

郁飘雪眼里闪过浓浓的羡慕,看向了殷湛然,心里闪过一丝的悲伤。

如果眼前的,是真正的殷湛然,如果,真的郁飘雪死了,她成了真的郁飘雪,成了真正的宣蜀湘王妃……

“你愣着做什么,还不找。”

殷湛然回过身见她愣着大吼,郁飘雪身子一抖,随之被唤醒,看着殷湛然哼道:“我可不是你的下属,你冲我发什么火?”

呃……

话音刚落,殷湛然一个闪身站在她的面前,一手掐着她的脖子,几乎是要了她的命。

“你跟我记住,我是第一批成功的复人,而且我得到殿下的最大关注,正是因为我的武功,所以殿下才会要我成为殷湛然,但是你死了,复人可以再重复出无数个你,而我,只有我。”

郁飘雪双手死死的挣扎着脖子的手,却是无能为力。

她脑子里知道,殷湛然就是因为他的武功,所以才能得到殿下的重用,复人可以再有,但是这样的武功,可是难得。

“我……我也是找不到虎符所以才心慌,我不是故意的。”

郁飘雪挣扎着,殷湛然哼了一声,一把将人甩开,背过身去气的不行。

“东晋皇帝要什么虎符调动,我现在哪里去找。”

郁飘雪咳嗽了好久,总算是缓过气,看着面前的人,眼里闪过恨意。

“殿下不是说计划快乐么,你在拖一拖就是了,对了,殷湛然他们夫妻找到了么?”

郁飘雪转了个话题,殷湛然双拳紧紧握着,带着一种浓浓的恨意。

“非但没有找到,相反我们派去的人都没有再回来,殷湛然已经重伤,现在想来只能是他王妃,想不到那个女人居然还有这样的能耐。”

殷湛然眼里闪过不可思议,他也没想到,郁飘雪居然会保护他。

皇朝一年一度的采选,原本皇帝是应该去的,但是殷墨年并没有去,只是跟皇后打了招呼,点了侯青雀的名字。

殷墨年将手里大量的影卫派了出去,却并不见殷湛然的消息,他现在又不敢打草惊蛇,生怕那个假的殷湛然会做出什么出格的事,他现在只能把人稳住。

“陛下?”

霍安华进来的时候见到殷墨年坐在那里一动不动,心里也疑惑着。

“什么事?”

“王爷进宫来了,今晚是七夕,宫里有家宴,皇后那边……说是问今晚陛下可要去?”

“去,当然要去。”

他若不去怎么让假的殷湛然相信。

“王妃也进宫来么?”

“不清楚。”

殷墨年听到这答案嗯了一声,怎么影卫一点消息都没有传来。

明月观里,郁飘雪跟殷湛然暂时在这里等着,的伤在慢慢的恢复,只是心脏哪里的情况,并不乐观。

“飘雪,要是我下半辈子都成了一个药罐子,你会不会抛弃我不要我了啊?”

殷湛然半开玩笑的说着,郁飘雪偏过头来,看着他脸上的玩笑脸,却看到他眼里的惊慌。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