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同课程

  • 主演:金泰焕,韩贤俊
  • 导演:未知
  • 地区:韩国
  • 类型:韩国剧
  • 语言:韩语
  • 年份:2022
讲述大学里的青春爱情故事。金泰焕饰演 Roa,一个非常受欢迎的人,韩贤俊饰演 Jiwoo,一个看似友好实则傲慢自大的家伙。

第263章谁救了她

正要披在她身上,女人眼中露出一丝厌恶,转身躲过,与他拉开距离,“没事了,你出去吧!半个小时后,我们去看看那个女人,对了,叫上乔靓一起,若不是她贡献一些消息,我们还不能这么顺利。”

“好的,夫人。”

关上房间门,张文怅然若失,心中空荡荡的。

不知道现在是什么时辰,乔锦只知道是白天,因为还能看见一丝光亮。肚子已经饿得前胸贴后背,她不动也不喊,尽可能地保持体力和清醒。

若有若无地,听到一阵汽车轰鸣声,渐渐地,轰鸣声越来越近,车停在了仓库门口。

有人来了?

她又期待,又有些惶恐。

“夫人慢点,小心脚下。”

这个声音,她非常熟悉,是张文!又是他!

第一个进来的,正是张文,跟在他后面的,是乔靓。

乔锦冷笑一声,她怎么也没想到这两个人竟然成了盟友。冷冷的目光利箭一般射向两人。

紧接着,在他们身后,进来一个穿着狐毛大衣的女人。乔锦睁开眼睛,震惊得不敢相信,这是夜千尘的母亲,她看过她的照片,本人比照片上还漂亮。原来,是她将自己抓来的。

“乔锦,在这里还好吗?”乔靓走上前,居高临下地站在她面前,冷笑着道,“很舒服吧?你剃我头发,发我照片的时候,没有想到有今天吧?告诉你,这就叫报应!”

“那是你活该!”乔锦恨恨地道。

“啪!”一个巴掌重重地落在她脸上,白皙的脸顿时呈现出五个手指印。

乔靓皮笑肉不笑地甩着手,咬牙切齿道,“皮真厚!打得我手都疼了!”随后,又一脚踢在她的腿上。

乔锦闷哼一声,没有再吭声。

“还很经得住打啊,看来真是皮糙肉厚。”说着,又高高地扬起手。

“乔靓小姐,我们夫人还有话说,你让让吧。”张文有些看不下去,对乔靓说道。

“我暂时放过你!反正你也逃不了!乔锦,我要慢慢折磨你,将你欠我的,全部加倍奉还给你!”乔靓冷笑着退到一边。

“咔!”“咔!”

女人穿着尖尖的高跟鞋,一步一步,优雅地走到乔锦面前,细细地打量了她半晌,幽幽开口道,“果然是个妙人,难怪我儿子会喜欢,不过,现在也没用了,他去加拿大找你,而你永远等不到他来找你了!你也别怪我,要怪就怪你自不量力,不知好歹,一只草鸡,也想高攀我的儿子!”

乔锦微微一笑,淡然地道,“想不到,他竟然有你这样的母亲。如果有一天他知道是你害了我,你说,他会不会和你断绝母子关系呢?到时候,你可什么都没有了!”

“下贱!”女人一巴掌打在她另一边脸上,“你真以为自己美若天仙?告诉你,我儿子我了解,他也许会恼怒几天,然后就会和其他女人开开心心的鬼混,你算个什么东西,而我始终是他的母亲!”

“那你为何不敢告诉他我在哪里,而要将他骗去加拿大?”乔锦冷笑着问。

“混账!你只要知道,你没几天好活的就是了。这里荒无人烟,偶尔也会有几个乞丐出入,也许会让你在死前再风流一番。下辈子找男人的时候睁大眼睛,看清楚哪些男人不是你能攀的!走!”

乔靓有些不甘心地冲过来,又踢了她一脚,才心满意足地离去。

此去,她的心情大好,那个在她面前碍眼的女人终于要死了,蓝天哥哥,世上没了乔锦,你该会接受我了吧!若不是张文找到她,问她乔锦的弱点,她还没有机会看到乔锦这样的惨样,真是,太开心了!

“张先生,谢谢你!下次有这样的机会,可别忘了我!”

“乔靓小姐,谢谢合作!”

“那我先告辞了!夜夫人,后会有期!”

汽车再次轰鸣而去,仓库又安静了下来,嘴角有咸腥的液体溢出,乔锦生生将它吞了进去。她一定要出去,不能就死在这里!

夜幕降临,仓库冷得像冰窖,寒风从仓库呼啸而过,一整天都没有吃饭,她有些体力不支,又困又冷又饿,渐渐地昏了过去。

当她醒来时,已经有光亮从外面照进来,她浑身颤抖得厉害,像被架在火上炙烤一样,又冷又热,一定是发烧了。

舔了舔嘴唇,干渴得裂开了口子,全身上下没有一丝力气。

她该怎么办?怎么才能出去!

就这么昏昏沉沉地过了两天,她终于彻底陷入了昏迷。

仓库外传来凌乱的脚步声,几个乞丐嘻嘻哈哈地说着今天的收入走了进来,看到仓库的一角,不由得愣了。

“老大,好像是个女人,要不要过去看看?要不要报警?”

“报***的警,报警我们几个都有嫌疑,进去几天,又少了几天收入!走,过去看看!”

几人放慢脚步,慢慢靠近乔锦。

“死了?”

一个大胆的人用手探了探她的鼻息,“还有气,可能是昏过去了。老大,这女人还有几分姿色,哥几个好久没有尝到女人的味道了,老大你先来?”

“确实还有几分姿色,你们出去给我把风!”

“好的老大,你可快点完事啊。”

乞丐头迫不及待地将乔锦松绑,正想去脱她的衣服时,忽然感觉有什么东西抵着自己的后脑勺。他慢慢转身,看到的是黑乎乎的枪口。

“啊,别杀我别杀我!我只是想放她走。”乞丐头顿时吓得尿了裤子。

“砰!”举着枪的黑衣人没有给他辩解的机会,直接开了枪,乞丐头睁大着双眼,直挺挺地倒在地上,“把人带走!”领头的黑衣人道。

“是,老大!”

迷迷糊糊恍恍惚惚间,乔锦终于有了一丝意识,我在哪里?活着,还是已经死了?身上已经不再发烫,只是抬手间,仍然感觉到软弱无力。

缓缓睁开双眼,入目的是一间豪华的房间,摆设装饰都十分陌生,强撑着想坐起来,却一丝力气也没有,无奈,只能躺回床上。

过了一会儿,有人开门,进来的是一个五十岁上下的妇人,妇人看她醒了,高兴地道,“姑娘,你醒了?太好了,我这就去告诉夫人。”

“夫人?”乔锦忍不住打了个激灵,因为夫人这个称呼,让她联想到夜千尘的母亲,可若是她,怎么会救自己呢?

这里到底是哪里?谁救了她?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